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99|回复: 0

安徽太和老兵史新祥于2020.1.13日归队

[复制链接]

887

主题

17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292
发表于 2020-1-14 13: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姓名:  史新祥
曾用名: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1928年
身份证号码:  342123192804157476
籍贯:安徽省阜阳市
家庭住址:阜阳太和县税镇镇史老家村
银行账号:(写清楚开户行名称、账号和账号姓名)
联系方式:
身体状况:一般
子女情况:  4个儿子
婚姻状况:丧偶
经济状况:优抚
生活状况:
入伍时间:
入伍地点:
部队番号:
部队职务: 排长
部队长官:  
部队战友:
参加战斗:
从军经历:那时小,一大家人没的吃。有爷爷奶奶、父母,还有两个弟弟。我八九岁时就开始要饭,十四、五岁时,与我村的“史老一”(史逸亭)一路混口饭吃。他当时有50多岁,肩上背个布包裏,里面放着家谱。他到处跑,挨村串;他进人家屋里说话,就让我在外等着……又不让我进屋,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与人家都是说的啥?
          后来慢慢认识到好几个人,有西北王寨的王洪乐、俺村的史文华和史明远的父亲史逸武,还有王新宽,他后来任阜南县委书记。俺村这两个革命不彻底,都早回家务农了。
        有一年给他们送信,从洪山出发,送到旧县区也叫沙茨区,交到一个叫吕超当区长的人。离的约有七八十里路,当走到太和东时,被驻王寨的国民党保安团张卜庆给斗住了。带的信就是个小纸条,不超过十个字,缝在破衣服的衣襟里。当时还挎了个要饭的筐,里面有好几样馍和生红芋,装着讨饭的样子。向们审我,我始终说我是要饭的。那是一个姓丁的排长吧,用枪筒打了我四下。当时身上就几道血,肿起来老高。我保守抗日信条,没露出党的秘密。但那疼啊,我就哭了……就那排长还说:哭,再哭打死你!这时一个50多岁的人说别打了,看他是个小孩,应该是个要饭的吧。接着他们就把我关进一间牛屋内。
         到了半夜,听着外面没有动静,我就想法看可能跑出去。我虽不识字,但听大人讲过,吃只有头能插过去,身子楞着身就能过去。那牛屋是用木棍一排排竖立着,里外用泥巴糊的。我抠下些泥土,头往里钻就是不行。我抓住一个松动的木棍,慢慢摇晃,终于被拔了出来。我头试试钻过去,身子一侧,腿一使劲一蹬,头先挨地就出来了。这外面是一条寨壕,我也不管疼了,跳过壕就跑。当时麦子可有尺把高,我使足劲地往前跑。就听后面有人喊:人跑了;我就更加不要命地往前跑……
          经过一个村子,看看堂屋方向,转向南走………待天明时,在个村里看到一个拾粪的老头,我趴他面前就磕着头,嘴里叫着爷爷救我。那老头赶忙把我拉回家,巧的是我与他孙子同岁,他给我找来他孙子的衣服换上。我又把我衣襟里的小纸条挑出来,问了道,直去找吕区长。
          见了吕超,他刚看完信,就搂住我哭了,说真谢谢你,要不是你来,我们这几十口子全没命了。当即,他命令人集合,紧急出发,朝东北方向跑。我还小,又走了一夜的路,跑不动了。他们就轮番抱着我,或者是背着我跑。当跑过下一个村时,就叫那庄上枪响了。我们一直跑到原墙北的的六七里路才歇下来。
          日本鬼子投降前后,我们就是在这一片活动。1947年,我编入了部队,从阜阳往西,经临泉到河南信阳,又往南拐到金寨、霍山,从六安西南进到了大别山。在这里呆一年多,就是训练,扩军。我们在霍山发的军服和枪;日子也苦的很,连被子也没有。待到1948年9月还是10月份,我们部门北上,一直打到1949年的淮海战役。当时我们属于刘伯承的八纵,陈毅的是三纵;这两个纵队没少打大仗,打恶仗。
          淮海战役后,渡江到南京、上海、杭州。最后在福建的东部,部队编入十兵团的27军,27军有两个师,军长叫袁宝林,山东人。
           1950年元月4日,从福建坐火车一直把我们部队拉到东北黑龙江省的三棵树市,那里靠近边境。我们中间在蚌埠换的棉服。当时是土耳其的一个加强军侵犯我们,我们派了三个军去打,感觉应该有胜算。谁知他是一个加强军,15万人;我们败了,最残的我们一个连仅剩36人。
        我们部队回到沈阳休整,整编,接收老兵。领导说了新兵一个不要,光要老兵。哪怕就一个老兵就当一个兵的首长,也要跟他打。我们补充老兵后,一鼓作气从三棵树一直打到朝鲜的三八线,我们属于西线。
          在朝鲜我呆了两年多,番号是66军198师592团3营9连,军长叫朱杰;师长刘伟战死在朝鲜;团长张杰是太和老乡,双浮人,是被飞机炸死的。1952年9月,我还同部队上的9个人去四川万县接了300多新兵。当时在部队我是排长,在新兵连当连长。后来新兵在沈阳交给了部队,我们到了天津的转业大队训练学习。1953年9月转业回家,到家是26岁吧。
附记:  


走访记录: 宋君炉、杨怀伟、 王广建等,十五中等学校学生近十位
走访时间:2019.12.8

mmexport1578979793498.jpg
mmexport157897980708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2-12-3 13:55 , Processed in 0.0698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