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24|回复: 0

阜阳老兵:张学礼

[复制链接]

887

主题

17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292
发表于 2019-11-22 17: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学礼,1932年属猴,阜阳颍州区人。
       张学礼原居住在农村,因发大水,全家搬至阜阳西关城墙上居住。他14岁时丧母,弟兄俩个跟父亲一起要饭为生。因实在没有能力养活一家人,父亲把小弟送人收养,至今没有信影。父亲也曾让我学着做生意,给我批了十几根油条去大街上卖。我不是做生意的料,碰到人不敢吆喝,一天楞没卖出一根。
         十五六岁吧,阜阳城住的是是国民党75师。为了填饱肚子,就跟着部队混。有一位连长姓陶,浙江人,对我不错,就收留我给他端茶倒水的。
         1947年穿单衣的时候,我随75师去河南。1948年部队在豫东(开封东)一带被解放军一窝端。我就加入了解放军,编为八路军一中队,'就是后来的20军58师。
         加入解放军后就开往山东,先打徐州;接着准备打济南。后来派我们打增援,准备阻击国民党新5军;他吓得没敢来,我们也没打成。
         接下来就是南下过长江,最后在上海浦东我们成了公安军。
          1950年10月,部队调往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我先是分到师部后情处,也就是卫生处医院当护士。一打仗,哪能没有流血伤亡的;一打仗,伤兵就往我们这里送。
         我也18岁了,认为也长大了,不愿在这后方,就与领导说要到前线。先是派我到师部通讯连,过一阵子又把我调到工兵排。就这样才几个月,又派我到新兵营当班长。我倒霉,是鸡宿眼(方言,意思天一黑就看不到什么了),一到天黑就啥也看不着。晚上一吃过饭,当兵的就行动,我就干着急,只能在家闲着。指导员说我是“抓头鸡”,意思我一到天黑就挠头皮,干着急,没办法。最后,我到了战炮营当炮兵。
         1952年停战后,20军回国休整。因我在炮兵,上面命令我们留在朝鲜。虽说不打仗了,也要提防着有什么变化不是?我这又编入23军73师,一直坚持到最后。
         1955年5月20日光荣退伍。
         到家是24岁,说是要结婚,但我有病,没办法……那是因为在上海被打了“绝户针”。驻上海时,有战士到黄埔江洗澡被感染上日本人投的血吸虫病毒。全员都得打德国进口的“606”针,那针厉害,打过几天都吐黄水。我其实没有到江里洗澡,但我小,半拉撅子不懂事,可能被打了五六针;落下了“绝户病”,还YW,咋能管结婚?!
走访记录:王广建
走访时间:2019.11.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2-12-3 13:24 , Processed in 0.08935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