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95|回复: 3

【讣告】安徽省阜阳市抗战老兵张凤仙先生于2020年10月17日归队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551

帖子

3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49
发表于 2020-10-23 21: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讣告】安徽省阜阳市抗战老兵张凤仙先生于2020年10月17日归队
       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讣告: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抗战老兵张凤仙先生,于2020年10月17日驾鹤西去,享高寿101岁。以下是多年前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走访老人家的记录,真实的再现了老人当年从1937年从军抗日起戎马一生的生活情况:

姓名:张凤仙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19年2月9日(身份证上为1922年)

  民族:汉族

  家庭住址: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颍州中路

  身体状况:有点耳背,需要助听器才能听清说话, 弯腰驼背但身体还算硬朗

  经济状况:阜阳商厦(原土产公司)离休干部,有离休金

  婚姻状况:前老伴1959年去世,再婚后老伴也去世多年

  子女情况:三儿两女,现住二儿子家,儿女孝顺

  部队番号: 77军(军长宋哲元)37师(师长吉星文)25旅(旅长戴守义)109团(团长金振中)3营机枪连,新一军新30师88团3营枪炮连警务排

  部队职位:机枪手,警卫员

  入伍时间:1937年夏

  入伍地点:湖北关野原安县

  入伍经历: 张凤仙,阜阳插花人。18岁结婚,约两年后,发“黄水”那年(1938年),被抓壮丁,绳捆索绑送到阜阳“打蛋场”。“和我一起抓去的有百十来人,全都是被连环绑着,只要有一个人逃跑其他人都要挨打,所以没人敢跑。从里面出来的每个人都被剃了砚台状的头,不是前面就是后面半个留头,就是为了方便辨认。数天后,往南入河南,过固始,经汝南,到信阳。”在“西北军”部队训练,后编入77军(冯治安)37师(师长吉星文)25旅(旅长戴守义)109团(团长荆振中)3营(营长冯玉英,据说是冯玉祥的侄子)机枪连,当机枪手(番号和首长,老人张嘴就来),一个连三挺机枪。1938年5月至11月,张凤仙随部队在湖北一带与日作战,他到过的地方有黄岗、南漳、元安、关爷寺、白罗沿、关公饮马的口泉、荆门、老河口等。记得在襄阳、樊城一带,张自忠战死,蒋介石还把襄河改为“自忠河”。同年6月,因何基沣抗战负伤,由吉星文代理37师师长。以后的几年里,也就是每天训练,基本没有打过仗。

  三、四年后的1942年,张凤仙24岁了,部队驻河南邓县时,张凤仙“开小差”回家,路过河南上蔡,又被拦住当兵。编入“十八补充训练处三团”,只记得有副营长张腾云,连长刘×亭。在这里张凤仙作副班长,专门把各县、乡送上来的“壮丁”加以整训,待会站队时就随时交给前方的部队。

  张凤仙在上蔡呆了一、两年。他25岁那年夏天又逃跑回家。在家只呆了25天,又被绳捆索绑押至双龙(现利辛马店的一集市)、王人(当时属阜阳县第五区联保处)。关了一夜后,送到阜阳南九里沟点验,在九里沟验上“特壮”(身体好),当时刘寨有个司令部。由于抗战形势需要,为保卫滇缅公路,把我们百十个人押着经汝南、潢川、老河口(过河)、沙市、宜昌坐船到重庆。后在泸江(产酒的地方)坐车经贵州,去往昆明。每人右胳膊手腕上“砍”一长方形的红印,坐飞机去缅甸。飞机坐有三、四十人。“我当时打老张(疟疾),发烧得厉害。问驾驶员要了三回水。我们坐的与驾驶员只隔着栏杆。最后一回,他把水杯口朝下倒了倒,意思是没了。待下飞机时,我晕晕乎乎都不省人事。下飞机就坐汽车,还尿湿了人家一身……后来车停在大竹林里,他们那竹林都是一堆一堆的,每堆有好几十棵。不象我们家里,一大片都是一棵棵分开长的。下了车让我们脱光衣服洗澡,就是两头翘的澡盆,百十号人排队挨着来。有两个穿白大褂的人用刷子蘸药水给我们浑身上下消毒。而后,每人发一个内裤穿上,接着在一间间的小房子通过。这间屋发衣服,下一间发鞋袜帽子,接一间屋子发背包,最后发挎包水壶等……穿好衣服出来,把自己原来衣服里的钱、笔、本等拿出来,其余的衣物全部浇上汽油都烧了。我还想:当时老家那么穷,没有吃穿,这衣服用飞机捎回国内多好!这烧了怪可惜的。我们一个班住一个帐篷里,在整个营房外挖有宽两、三米的水沟。因没有药治,我病得厉害,烧得头发都掉了,经常说胡话。咱中国医生还认为我是装的,就用竹竿篾,有姆指粗,朝我脊背‘刷刷’四下,疼得我哭叫起来。恰巧一美国人路过,让翻译问我咋回事?我说有病不给治还挨打。那美国人翻开我后背衣服看出四道痕子,气得‘叽里呱啦’叫嚷一番,并在小本上写点什么……他们走后约两个钟头,来了辆吉普把我带到临时医院,治疗了三个月,好了就回到部队。编入新一军,什么师记不清,88团3营机炮连”

  在缅甸一、两年后,张凤仙坐飞机回到昆明的沾益县,撵着日本打仗,一直撵到广西百色时,日本投降了。上面命令我们到广州接降。接降后,我们在九龙换上美军装备。原来用过马克沁机枪,得三个人抬,重达90斤,这美国重机枪轻得多。坐船到秦皇岛进攻东北。

  内战时期,张凤仙又到特务连,专门保卫团部(团长是山东人),在八路军这边叫警卫排。记得班长叫潘文宣,战友有熊×亭,都是四川人,全记不得了。

  1948年,在长春被解放军围困,坐飞机逃到沈阳。往关里退时,在辽沈战役的黑山阻止战中被俘,参加解放军四野,是林彪的四野。训练没多久,部队回到北京就去打傅作义。围困北京有五、六个月,他们就投降了。这期间,他们开着装甲车出来抢粮食;我们连装甲车带人都逮住了,他们就再也不敢出来了。

        接着南下过黄河,解放河南安阳。安阳是个古城,上面说不能破坏。当时城里驻的有个叫王三桂(人名、地名皆音译,下同)的,他原是八路军的一个团长,投敌了。我们的口号是:活捉王三桂,逮住就毙!因为他了解八路军的打法和装备。他在城外有三道沟,还有三道铁丝网,四周还有四个碉堡。我们攻破三道网,待攻城时,他那城墙的砖一捣就掉了,露出机枪头,我们伤亡不少~~没办法,只能围着。他们出来抢粮食,啥都抢,牲口、鸡蛋~~啥都要。我们见了就打,就不让他们抢到粮食。从麦苗乍把高一直到麦穂黄黄,才拿下他。

        然后到豫西剿匪。那一片与湖北搭界,山高树深,基本上“家家有匪”,有的祖祖辈辈都是土匪也有蒋介石留下的部队。我们往里进,都是山林,看不到人。我们正走着,冷不防出来一冷枪,我们去追就是找不到人影。他们都住在老山洞,或是住在用藤条缠的树上。我们老吃亏,就一个排住在一个山顶,一个班住在一个小山头;一个山一个山地清剿。那村民有的给我们带路的,土匪知道了就烧他房子,杀他家人。又加上土匪的误导宣传,我们一进村,老百姓全跑进深山了~~那场上的稻谷有的还晾着,圈里的牲口和猪饿得嗷嗷叫。有个老年人因挂念家,实在忍不住,说就是死也得回家看看。看到牲口也被我们喂着,场上的稻谷还在,鸡蛋也帮收在小篮里就放心了。我们说大爷快回来吧,要不来了雨,这稻谷不被冲走了吗?他往山里一吹口号,村上的人才三三两两回来。我们宣传我们是老百姓的部队,我们自己有吃的,不会抢你们的粮食~~有上山当土匪的只要回来缴了枪,就过往不究。他们试探着问我们说话可算话?我们说,说话保证算话。回来缴了枪,想当兵的与我们一起;想种地的,别乱跑,好好种地;我们保证说到做到。这才搞好了群众关系,剿匪就顺利多了。有一次,部队为联系友军(团与团)好进大山剿匪,好同时进行,不要让有跑掉的。一个副班长带两三个兵去的,路上碰到一个老头,叙叙话。正说呢,从那边又来一个人。副班长问老乡到哪去啊?那老头认出那个是土匪,就给使眼色。副班长他们仨用枪指着他说“别动,举起手来”!就抓住了,回来一审,果然是土匪头子李子魁。后来押到一个县城里,让他遣散手下,上缴枪支,回家种地,不能再满道里乱跑了。

        我们是第一批入朝的,记得当时东北正割麦。去时挺机密的,不让乱说话。装备、衣服上的字都涂掉。过鸭绿江没走几天,被美国飞机发现了,就扔炸弹。我们只好改为夜里走,白天钻山林休息。后来夜里行军,他们飞机也来炸,他们投下照明弹来炸。他们不光炸,还用飞机撒三棱钉。那三棱钉一挨地,总会有一尖头朝上。我们车一过就扎胎,过不去。当地部队安排群众就用扫帚往路两边扫铁钉,车辆才算过去。我们进去,朝鲜人就往后退了。

         我应该属于42军,是三营机炮连,其他的就忘记了;装备有机关枪和60小炮。我们先到东线,后来又到了西线。在梨园后山,我60小炮炮手,负责观察战况。副炮手正挖工事,敌人发射炮弹。12发炮弹就在头顶上树林里炸开了,炮弹碎片跟暴雨样就下来了。副炮手挖的工事小,我个子大,只能蜷着身子进去。蹲不下,只能坐着,腿露外面,右脚面就受伤了。(现在还有清晰的伤痕)

        负了伤,要回后方治疗带;没有担架上来,只能走着下去。指导员说你的东西也别带了,省得路上麻烦;我的美国毯子和一个雨衣就送给他了。他看我还有半袋粮米,就说后方有吃的,你这也留下吧。于是,就没带啥东西一瘸一拐往下走。脚疼啊,还流着血;上面还有飞机旋着,没办法躲,只好听天由命地往下走。走走歇歇,有时没路,也爬着下去。走了好几气,有两节里路吧,见到了团组织部长。我不认识团组织部长,恰巧机炮一连的老排长也受伤在那,准备开组织证明,回后方治伤。团组织部长说他现只能开临时的,到后方砍上章才算有效。排长给我作了证明,说我是机炮连的兵,才给我也开了组织证明。

         排长先走了,我又一个人一步一挪地到了后方救护点。大家都嫌我个大,没人愿抬我。挑小的抬轻省啊~挑到最后就剩我一个人。当兵的可不干了,对其中的两个抬担架说,就你们俩抬,不抬也得抬,抬也得好好抬!那担架就是两个棍横绑着几个树杈。你说睡上面能不硌人吗?腰硌生痛,也得忍着,不敢说。我的背包也不是他们故意的吧,不知啥时候丢了,走到半夜也没盖的,还冷。   

          抬到天明,把我放到一个屋子,里面有十来个病号;由朝鲜女孩子伺候着。这屋住满了,张排长就让我住那屋。我说那屋都是小姑娘,我咋去住?排长说,你是党员了,就你年龄大,得服从组织分配。没办法,我就挪到那屋与女孩子睡,身挨着身,挤我的一条军用被盖着。脚头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我的伤脚就在他床栏上搁着。我翻身动弹也不是容易事,你烦也没办法。排长劝着说:不要紧,没有事!都穿着衣服来,背靠背怕啥?我相信你,再说你这样了,哪还有那心啊?与这女孩没事时,我教他中国话,她教我朝鲜话;经常给我弄点吃的。

          后来,这屋里人多了,就把我抬到火车站,等着乘往回的火车。白天不通火车,以防飞机轰炸,他们把我抬到山洞里。夜里通火车了,他们把我从山洞抬出来放火车站。那火车站的铁筒子里垫得能有几十斤稻草,也没有什么棉被,几个人挤在一起,你说能不冷吗?

         开始我们两三个人,后来有了十多个人。有位姓李的战友被炮弹打伤了腿,不停地流血。他说,老李,我这血流得太多,看来是不行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就用我扛炮用的垫子给他缠住伤腿,找稻草拧紧,给他系上。我嘴里不说,他这样难撑到天明。果然就两个时辰吧,他就死掉了。

         又来了位受伤的连长,他不停地发牢骚怪话的,骂骂咧咧的~~我就劝他几句,说咱受伤了,就好好疗养吧~~谁知他说你想挨揍吗?谁让你多嘴的?这才知道他是四川人,这有他十几个兵。

        伤兵越多越多,不光冷,还吃不上饭。一开始,人死了还有个小木匣子,后来多了,就两三个人搁一个匣子里埋。你想那人一死,冻得支拉五角的(方言:四下张开,合不上)跟劈柴棍样,弄不动,没法往里放;就拿钢锯锯断,硬塞进去。然后抬到沟头找个坑就随便埋了。听说前线上人死的更多,也没办法一个人一个坑。

         雪下得厚,都冻住了。我们就用刺刀把冻雪划成尺把宽二尺长的雪块,砌成一个半圆圈的墙好挡风。那东北风老大了,人就躺那里面好受一点。没有粮食,饿急了就嚼雪冰粒子吃。有个也是姓张的战友,问我吃的啥,给他点吃。我说是雪粒子;他不信。他说,是雪粒子也得给他一块尝尝。我就扔给他一块让他慢慢嚼去。还有会抽烟的,就划拉刮掉的树叶子揉巴揉巴抽。就那也是好的,树叶子也是你抽我也抽,你要我也要。

         接着,是三野的兵补充上来了,他们伤的更多。他们是从南方来的,穿的是力士鞋,薄棉衣。死伤的大部分还不是在战场上,多是冻坏的。我曾看到手术室旁一个桶,来了病号就是锯;一会儿,断手断腿就弄一桶。

         过了一阵子总算坐上火车回国了,算算在朝鲜呆的也只是五六个月。疗养地在朝鲜邻近的延边哪个县,离县城有五六十里,住在老百姓的房子。能吃上饭了,但是稀饭有时带汽油味,那饿啊,也不计较,照喝不误。我们能睡到炕上,都是由朝鲜族的医生、护士伺候着。有一些病号又阴阳怪气,牢骚怪话的,有的甚至装疯卖傻,说是得了神经病。(得了神经病就可以随意些,乱跑乱动乱要东西乱找事)从苏联请来医生,把有四五十个这样的带上车拉去治疗。听说到了那里就是过电,人弄得叫唤得没有人腔。才治三个,那后面的都说我没病,我没事,我是装的。所以一回来见面,就问他们,你这病好的怪快咧!他们都笑了~~四五十个人中最后就发现只有三个是神经错乱的。

         在这有三四个月,我的伤好些了,能拄个棍到处遛遛。与重伤号聊聊天,说说话。我就在那里,有两个姓王的山东战友,一个是班长王春江,另一个是组长;他们介绍我加入了党组织。


      大概是 1951年,部队说各省回各省。我就从东北先坐火车运到合肥,住在“卫大房”,是卫立煌的房子。后来又到桐城,住张宰相的房子。最后在淮阳、凤阳学习一年,算是中学毕业。毕业后在那呆了有五六个月,就连业回家了。18岁被抓丁走的,从部队回来是36岁。


(信息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徽太郎等  )

我们愿张凤仙老人一路走好,在天堂里与袍泽们快乐相聚!
老兵千古,永垂不朽!

20200628100329436.jpg 20190627064807714.jpg 微信图片_20201021231347.jpg 微信图片_20201021231353.jpg 微信图片_20201021231314.jpg 微信图片_20201021231339.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刘兰桂 + 10 张老一路走好。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9

主题

39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808
QQ
发表于 2020-10-24 18: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愿张凤仙老人一路走好,在天堂里与袍泽们快乐相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9

主题

39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808
QQ
发表于 2020-10-24 18: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千古,永垂不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9

主题

39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808
QQ
发表于 2020-10-24 19: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病中的张老和我前年见到的相比,瘦了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8-2 17:53 , Processed in 0.09487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