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6|回复: 0

抗战时期第一军78师的胜利剧团团员刘世明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551

帖子

3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49
发表于 2020-10-17 23: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世明,男.生于1932年,陕西西安。
我老家是河南濮阳的,家庭贫困,逃难到陕西潼关,我就是在那出生的。记得我家住的房子都是用砖头、石头和瓦片搭的。
随着局势紧张,黄河前线吃紧,我们就又逃难到西安。
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母亲死的早,当时就用席一卷埋了;到现在也找不到埋的地方了。父亲无正式职业,根本养不起一大家。吃饭都是吃人家喂猪的豆腐渣,弄回来拌点盐炒炒就吃。
我们后来又流落到宝鸡,那里有个第一军78师的胜利剧团;是京剧团,当时黄埔生多,喜欢京剧老戏的特别多。眼看着都吃不饱饭,活不成。姑妈和大哥就把我们兄妹仨送到剧团,并立下“生死文书”。意思是今后就在剧团生活,与家无关了。
那一年,二哥刘来顺10岁、我当时叫刘小三8岁、妹妹刘小才6岁。
剧团总共有100来人,小孩占一大半;最小的孤儿才4岁半,还穿着开裆裤呢。有教官、大夫、伙伕等;我们都发了军装穿。在这每天三顿饭,能吃饱。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上操、喊嗓子;吃过早饭练功,比如拿顶、下腰、翻跟头等。大概是十二点吃饭,休息一个半小时后,大的就排练、小的就还继续练功。晚上男孩女孩都是分开睡,都是睡大通铺。每天如此,是封闭式的,也出不去。教官就是口对口教戏,他唱一句,我们跟着学背一句。又不教你认字,学背错一句就挨一巴掌……
那训练就是刑罚式的训练。国民党拿住共产党、共产党逮住国民党都是用刑罚;这刑罚也用这俺小孩身上了。比如,教官把小孩腿绑在木条凳上,绑得紧紧的。教官从脚跟垫砖头,你想那多疼!垫一块砖叫一个头的飞机,垫两块砖叫两个头的飞机……那就没有垫三块的,垫三块非要命不可。绑了几个小时后,一松开都站不住,两个教官就架着你胳膊转圈地跑……那肠子跟断了的样。
教官说:好的戏子都是打出来的!
有一次,我也不知咋逃出来了,当时还有童子军把门呢。出来饿了就捡人家丢的西瓜皮啃;待天黑了没地方去,就磨磨蹭蹭又到了姑妈家。
姑妈把我打了一顿,又把我送回剧团;教官又让我趴在凳子上,屁股上挨了100下。
慢慢地,小孩可以登台了。大的唱,小的就跑龙套;到各部队去慰问。记得都是在陕西、河南一带慰问。我们演出跑了一圈,总又回到宝鸡。演出剧目多了,比如《花木兰》、《辕门斩子》等等。
演出中谁出错了,不是光打出错的演员,而是同堂的都打,打你一个二不会三不垫的。我就有一次上台紧张想不起来了第二句,就走一圈说一句,还是没想起下句……就又走了一圈,还是没想起来,教官一把把我拉下来:你下来吧!
我们78师剧团有名,也碰到有钱的请我们唱堂会。人家是给钱的,但是我们一分钱是没有的。
也有卖票演出,就怕碰到伤兵难缠。他认为为国家流血受伤了,听个戏还要钱……那伤兵都难缠得很,谁敢惹?惹不起啊!
我们是按要求八年才毕业的,我学的是武生,妹妹扮过旦角、小生等。
我们每天都是练功、吃饭、唱戏、睡觉;教官也不与我们说外面事,就是日本投降,也不知道是啥时候。
国共内战越来越紧,大概是1949年吧,我们分坐6辆大卡车入川;走时只有七八十人。
到广元时,车子坏了。我们在那演出卖票赚点钱来修理车。演的有几个月,局势又紧张,我们只修好了两辆车,就又出发了……小孩、女的、老人都坐车里,年轻人都跟着跑。那路两边都是伤兵啊,有些伤兵心里不平衡,就要往车上扔手榴弹。教官看见了,比了个青红帮的啥手势,他们就不敢了。
大概是刚到成都吧,我们都发了块小白布,这边写着啥,忘了;一翻回来,背面就是台湾两个字。
记得有次演出,昨晚还都是国民党看戏呢,今晚咋都换成共产党了。后来听说,在广元,地下党已混入剧团了。共产党就指示一定要留住这剧团。
到了解放军这边,我们先是叫“川西军区文工团”,后改成“60军文工团”。剧团里,在国民党那边叫“教官”,到这边都称“首长”。还不允许打人,我们可高兴坏了。我们属于军级,军级称文工团,师级称文工队。
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60军先去了,文工团下面有四个队,歌舞队是先随部队去的。我们京剧队是1951年去的。
首先,要训练,比如练习打背包等。我们队还有七八岁的小孩,背身上背不动,就把里面的棉花往外拽。首长看见了就说:你个小鬼,可知道朝鲜多冷,会冻死人的!
训练了两个月,我们唱着歌就跨过了鸭绿江,首先是到了朝鲜的新义州。
美军飞机经常来轰炸,白天不敢走,多是晚上行军。坐火车时有飞机过来就钻进山洞里。晚上坐车,过桥时都是人也下来过去,然后车才过去,怕出危险。夜晚走路,往往是一个老师带两个学生,拉着走山路。那里雪老厚,天冷,有时都是踩着冰溜渣子走。
记得我们在平壤、上甘岭都来来回回住过,演出过。
我们虽不是拿枪直接在前线打仗,但慰问前线战士,是代表全国人民,代表毛主席来的……演出后,战士们都纷纷表决心,齐刷刷地喊口号:请祖国放心!请毛主席放心!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等等。鼓舞了战士们的战斗意志。
在朝鲜演出其实比以前困难多了。冷是不用说了,零下三四十度,能冻死人。吃的也缺乏,我们都是到兵站自己去背粮食回来。背不到时,有时放冰上拉着,碰上下坡,就慢慢滚下去。想想当兵的吃的更困难。
更危险的是飞机经常来轰炸。我们在防空洞演出,由于人多,氧气稀薄,甚至汽灯都灭了。有一次两个小孩唱过戏后到后台晕倒了。还有一次演出,上面的黄帆布色与周围的绿色不对,被敌机发现了,一个炸弹正落到后台,幸亏没炸……我们剧团就一个人因为燃烧弹而烧了半个脸,其他的倒没听说有受伤了。
我吓过一回狠的。那里又没有厕所,白天我出来找地方解手呢,谁知美国飞机来了,黑压压一片,那炸弹跟雨点样往下落……我可吓坏了,心想这下可完了。我赶紧爬下去,等飞机走了没动静,我才敢起来回去。
在解放军这边,官兵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闲时,我们小孩与首长打扑克,他输了就刮他鼻梁子。一次,一个人问我啥时候开戏?我说还啥时候开戏,我们都没吃饭,饿着呢,咋唱戏?那人也没说啥就走了。后来听人说那是个大首长,想想要是在国民党那边还得了!还有一次演《辕门斩子》,演员绑着在那跪好久,冷得都打哆嗦。首长看到了,赶忙端盆炭火上去给她放身边暖和。
我们演出时,周围配有高射炮,路上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怕被袭击,官兵受到危险。
如有运送重要物资来,我们上有飞机巡逻保护着。一到晚上碰上盘山道,那都开着车灯,挺好看的。一旦有敌情,嗒嗒一打枪,车灯就都灭了。危险过去,一吹哨就又开始出发了。
1953年3月,斯大林死了的那一段(1953.3.5),我们回国的。回来时也是偷偷摸摸回来的,因为有红十字会在那查着呢。
从朝鲜回来,我们先到宿县,后到蚌埠,最后在滁州,改为“滁州地区京剧团”。1962年到天水,1964年就转业不干了。因为说传统戏是垃圾,都改唱样板戏。我又不识字,那大段的戏词我记不住咋唱?
回到西安后,大哥已结婚,带着好几个侄孩,生活不容易。大哥帮给我找了份工作,每月30多块钱,贴补下哥哥家,就没攒着钱。
36岁那年,哥哥给我介绍了女朋友,26岁。她父母见了也没意见,半年后就结了婚。结婚才花40多块钱,其中20元是托一开货车的朋友从北京买的糖。
有两个女儿,老伴已过世。现退休在家,与大女儿一起生活。
           ———2020.10.16
陕西老兵营傅红带引,长沙抗研会“抗战老兵口述项目组”
微信图片_20201017233022.jpg 微信图片_20201017233128.jpg 微信图片_20201017233051.jpg 微信图片_20201017233101.jpg 微信图片_2020101723311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8-2 17:05 , Processed in 0.10326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