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2|回复: 0

第一战区挺进第四纵队抗战老兵张保信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551

帖子

3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49
发表于 2020-10-12 19: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保信,男1926.7.30(属虎)河南孟津朝阳镇管庄村。
         我弟兄俩,我是老大。兄弟打解放后去陕北一油田干活,58年回来一次就再也没回来过。
         小时候,爷爷奶奶,大伯大娘(没有孩子)都住在一个院(窑洞)。
          去当兵那年是春天间(推算应该是1943年),收成赖,家里穷,生活吃不饱。堡长张保金(人名、地名皆音译,下同)就诓我到乡上吃饭,谁知到了沟上乡公所,就不让回来了。师管区就那一片,抓的新兵都往里一关,都不胜住监;死了好多,都埋在卫披西边(隔个沟)沟里了。
        在沟上呆了一个礼拜,有的没抓住年轻人,就把他父亲抓进去。我们一个屋,老少关的有十好几。
           随部队往西到了陕县(现在叫三门峡)的张堡乡,我们住在离张堡30里的三角地村。司令叫席祥青,50多岁,伊川新甸人。部队原叫第四纵队,下有11、12、13个支队,是民国陈大麻子留下的,叫啥记不清了。每个支队象是一个团,开始有千把人,后来人越来越少……
         11支队长姓黄,六七十岁,年岁比较大,项城人;13支队长姓宁,汝州人,60来岁。参谋长叫张乡,字云翰,伊川人,日本留过学的;他爹是新20师师长张治功,他爹解放后在偃师县被枪毙了。
          司令部有通信排、服管处(问老百姓要东西)、医疗所(主任姓黄)、政治部、警卫队(是给司令部站岗放哨)、军法处(处长梁华德)等。
        我在通信排,是电话兵。通讯排长叫王经臣,漯河人,40岁。我们虽说是排,但才有十四五个人。记得有宝丰的陈忠义、嵩县的刘红水、卫天才、王x荣,还有汝州庙下林村的。嵩县的人多,那时肯遭灾、年成孬,春上没啥吃就去当兵,待麦一将熟就跑……等秋后有的还回来当兵。我们就负责每到一地拉电话,架电线。平常不怎么训练,但若线断了,就是下雪天也得出去接线。
         生活可孬,每天两顿,吃不饱。我们在司令部,生活可还好一点。没发枪,衣服可都是破衣服;冬天了就发一件烂皮袄。
          混时间长了,也可以请假回来看看。这年秋天,我跟排长说回家看看,排长同意了。那时请假有条也没用,说让你几天回来,你打路上被抓兵的抓去了,谁也没招。
         我从张堡上火车,见一个年龄大点的当兵的穿着风衣光看我,我就寻思别抓我。谁知没几站到磁县(谐音)车站时,他们两个人就要抓我当兵。抓了我们四个,都不干……铁路上知道了也不干。就把我们带到洛阳,下了车到夜晚,我又坐上车回到了张堡部队。
        当兵头一年在陕县三角地过的年。第二年,随部队驻到嵩县大山里的桐草沟。这年夏天,我们到伊川的坡头与日本鬼子打一仗,比较狠。五更接的火,一天到晚都不中了。那坡头街上,部队与日本鬼子来来回回都打了好几趟……街上的子弹皮都满了。
          其实,日本鬼子不多,都是汉奸多。国民党部队腐败啊,光说让你打,又不管你;我们哪能打过人家……听说洛阳也沦陷了,部队也打花了,那男女老少跟放羊的样逃着跑……
        11支队的黄团长被困到嵩县的姚村,也没兵了,快没命了。他被围在一个院子里,幸好还一个护兵跟着,护兵拿两个手榴弹捆在一起,还弄不开,就磕开往外一扔……他们俩就开门往外跑,才捡回一条命。
            然后部队又回到嵩县山沟里,但没长住在桐草沟,总是这个住几天,那个住几天;还在巩县张良驻过。
          这第二年春节就在嵩县过的。
          日本投降,我们在巩县。住在巩县张良,他们投降后,枪炮缴了,与我们一样。我曾在街上碰见一日本鬼子买红芋,我问他多少钱一斤买的?他手捻个麻字,即是6分的意思。他们的枪都是三八式、六五枪,在洛阳东北运动场缴的;俺们没有去。日本鬼子纪律严,他们与我们部队打足球,要是他们输了,他们站一列给我们鞠躬;要咱打输了都不鞠躬。还有人家一早起来,都面向东也鞠躬。
          后来,国民党部队说要整编往西走。有人不想去,有几个人开溜,带有枪住在店里,被查到了,就在巩县的虎牢关给枪毙了。我们从伊川往西说要编入90军,部队从我家附近过,我就开小差回家了。
         我路过洛阳北门,被两个把门当兵的又截住要我当兵。我说:你们是当兵,我也是当兵的,都不容易…我现是请假回来看看,离家近,过几天还回来……后来那两个老兵的就没难为我,让我走了。


         回到家呆的没几天,随舅舅谢德燕去陕北。听说那儿好,从陕西宜川往这国民党,能一天走过去下了坡就管了;那边就是共产党地盘。但这120里路得小心,别被逮住。
      在那呆了好几年,是好生活,能吃饱饭。中间53年回来呆7天,一直到1956年回来结了婚就没回去过。
          说那时穷,真没法。我爷爷奶奶死了有十几年,都没钱下葬,直到57年我才把他们埋了。这在当时又不是一家,死了埋一个人得1200麦的钱……都没有钱,人死了就放在人间废弃的窑洞里;光那一个窑洞都有十多具棺材,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死人放着……
         老伴今年88岁,才住院有两礼拜;我有两个儿子四个女儿。
         寻访记录:徽太郎,2020.10.12


         
微信图片_2020101219011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9-28 16:08 , Processed in 0.08147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