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36|回复: 0

讣告:安徽蒙城原77军179师537团通讯连邵云祥同志于2020年8月21日上午归队!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4

帖子

14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72
QQ
发表于 2020-8-26 20: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cgs0558 于 2020-8-26 20:48 编辑

讣告:安徽蒙城原77军179师537团通讯连邵云祥同志于2020年8月21日上午归队!
微信图片_20200826202737.png


姓    名: 邵云祥
出生年月:1925年07月05日
籍    贯:安徽蒙城
现居住地:蒙城县第一人民医院家属院
原部队番号:77军179师537团通讯连

抗战经历:
邵云祥:小时候,刚开始我读的是私塾,后转入楚村读高小五年级,当时我家很穷,根本没有更多的钱来供自己读中学,不读书就会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充当兵员,其他同学家境也不好,上学时受《松花江上》《流亡三部曲》《大刀进行曲》等抗日救国歌曲教育,我和几个同学就搁一块商量,投奔远在湖北前线抗日的老亲(老朗娘家人)过家芳团长,那年(1944年)我19岁,刚结婚没几天,家人都不同意,可我们几个决心一定,不顾家人反对,简单收拾两件换洗衣服,用棉布包成布袋,挎在肩上,向西南直奔湖北方向。一路昼夜兼程,当来到河南邓县时,被国民党军盘查发现,当即就把我们几个扣留下来,和其它地方抓来的壮丁一块投在一间狭小的黑草屋里,吃喝都在里面,解手都有拿枪的跟着,怕我们跑了。不几天,我们都得了伤寒传染病,发高烧,四肢无力,头晕眼发黑,有两个同学就哭开始后悔起来,我就跟他们说,我们几个是自愿出来的,不是父母逼的……官兵排长,以为我是装的,不时漫骂脚踢,还举枪砸我,催我快走,实在不行,就叫两个士兵一边一个人架着我的胳膊往前走,可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就指指自个儿胸膛说,你开枪打死我也没用,最后,走到一个大点的庄头,排长就从我身上搜出随身盘缠,叫土兵找来两个当地百姓,抬着担架让一个土兵拿枪押着我在后面跟他们一块走,由于走的慢,士兵也知道我得的是伤寒,跑不了,就告诉我们部队番号,让我们到地方去寻找,自个儿追随前方大部队去了。我算是碰到了好人,两个农民知道我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就说,你是送死去,他们坏的很,别跟他们去,干脆先在我们这儿住下,等稍好些再去找你的亲戚团长。“那他们要回来问你要人怎么办?”我问。“死了!那路边坟里埋的就是你。”他们用手随便指指路边的坟茔。随后老乡又把那些盘缠一文不少的交还给我,还送些吃的干粮……这些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可当时我也没来得及留下人家的地址和姓名,到现在我都念念不忘这些好人,多想带上儿女去认亲,感谢他们的好心救命。
过了南阳,往南是豫鄂两省交界,山路崎岖,一天走不了五华里,更不敢和当地人说话,口渴的实在要命,就去山上的人家找点茶喝,看着很近,却没有正路,得磨山沟子穿竹林过树林越山涧才能到达山上人家,晚上就和衣唾在山上,深夜只能听到山上野物乱叫。进入湖北石门镇,这是一个大点的镇,在街上被一个上街买菜的排长发现,他就派一个土兵强行把我抓去,让我去他们连队,我当初不愿意,我说我自个儿去找537团我家亲戚过团长,他们就骗我,说离他们团不远,没办法,我先随他们去了担架兵团。在这期间,伤寒还没好轻,身体又不断受到疾病(疟疾、疥疮)的侵袭。一次,从前线抬伤员回来,我差点连担架和伤员一块摔倒,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连脖子歪的都举不起来,最后班长气的跺我一脚,接过担架,把伤员送到后方去了。再后来在团队打听,在路边茶馆意外见到一位从前线回来的土兵,跟我四哥原先回蒙城穿戴的领章肩章符号一样,他说他是77军179师537团通讯连的通讯兵,我听后心里很是高兴,就让他赶紧捎个信给过团长或过之武(军需处主任),他说,赶黑就到了,晚上一定给你送到,第天,过之武就派上士和我堂兄弟来七久田找我,见到了我的堂兄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瘦的都快认不出来了,没过几天,团里的一位参谋受过处长委托在牌桌上向朱连长(担架兵团)提出要我,连长说,怎么着也要有公函,参谋允诺,等打完仗后过团长回来就办手续,于是第二天,我就顺利去了573团团部,见到了日思梦想刚从前线回来的过团长——过家芳,过团长见我站在那里——骨瘦如柴,连枪都拿不动,更不用说去前线打仗了,就让过之武吩咐土兵带我去医部,教给尚金昌医官主任,让我一边养病一边学医,知道是过团长介绍过来的,尚主任就教我认真学医,医部每天都有很多从前线受伤下来的战土需要到外科室包扎伤口,有的还得了连疮腿病(下肢溃疡,蚂蚁蛇虫叮咬),天天都得换掉脓血布,到河里去洗纱布,洗好了再煮,然后用药消毒,镊子、剪子、刀都得全部消毒,当时,前线战事非常激烈,医药紧缺,为了保护药品和金库,怕日本人得手抢走,过团长就让我和他的马夫赶着马驮着这些贵重物品上山,隐藏起来,并让我在山上负责看管。后来南彰抗战,日军败了,我们才把这些紧要药品重新驮到山下,回到团部,我又去上了三个月的护校(卫校)。
(续)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全国人民都欢欣鼓舞,庆祝抗日胜利。可是胜利果实还未品尝,我们就北上被调到徐州,上面国共和谈破裂,内战阴云笼照在徐州上空,淮海战役一触即发,这时过团长因抗日指挥杀敌屡立战功由旅长升为副师长,后在贾汪率部起义。我在部队撤退时,腿部中弹受伤,乘火车到滁州治疗,伤好后从蚌埠下火车回到蒙城老家,到这时家人已有四年多没有我的任何音讯。妻子和家人以及同学见我平安回来,又学会了医病,都喜极而泣,留我在家给乡亲们治病(后曾去原部队进药)。48年蒙城还未完全解放,顺河临时区委(后改为立仓区委)召开卫生大会,安排我在仓集成立联合诊所。那时缺医少药,我每天背着药箱,黑来白天,从未睡过一次安稳觉,也从不领过夜班出诊费,而自家生活也极度困难,老妈子(老伴)经常责怪我,只顾看病,一点家都不顾。曾记得原耿庄大队书记耿秀章的女儿得了白喉病,没治两天,他说家里没钱,总不能赊帐,明天就不治了,见他要中途放弃,我说那不行,没钱也得治,不得扒你的小袄子。后来,政府通知,白喉病全免费治疗。还有立仓西庄闫徐庄有户人家小孩得了爆发性肺炎,我立即给孩子注射青莓素,可他也是没钱买药看病,“不要紧,没钱可能剥你的小袄子……”就这样我把很多病人从死亡线上又拉了回来。还有一次,和区委书记下乡(杨庄大队三步两桥生产队)检查灾情时,得知一户人家两个孩子食物中毒(灾荒病),我就赶紧过去查看抢救,随行村干部对我说,(病人)只出气都不进气了,劝我别再浪费药品了,我不同意,说,“只要有心跳有呼吸就得救,治病不能怕浪费药,何况本来就是下来救灾的,‘救死扶伤’是人道主义,只要脉搏心脏还在跳动,我决不放弃。随即推糖吊水,输送营养,第二天女孩醒来了,可男孩还没醒,又连夜看守治疗几天,姊妹俩才渐轻好转,最后,全部治愈。……
解放后,过家芳(蒙城人)在南京警备司令部任参谋长,55年被授大校军衔。
“回到地方,在立仓医院干了15年,后又调柳林新区医院工作了二十年,我从未想过升官发财,对我的子女也是严格教育,从不居功自傲,炫耀自己,直到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我才和家人说起我的这些历史。”随后次子三子带我到南京国史第二档案馆很快查到我们团的番号,以及过团长带领我团在湖北襄阳南漳英勇抗敌杀寇的历史,与我当初回到地方填写的工作履历简表正好相符,为此,政府向我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一枚,以作留念。
“感谢共产党,我的命是共产党给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为人民救死扶伤,是我应尽的医疗职责!我这一生遇到了很多好人,过团长虽在国军任职,但他早年在北京育德中学就读时就已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利用其父(财务处长)在西北国军的职务影响作掩护,在国军中从事地下党工作,为新中国的解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所以,我奔过团长,是党救了我。”
南漳抗战胜利,邵老在后方医救伤员,不辞劳苦,同样功不可没;回到地方,救死扶伤,他一心扑在医疗事业上,在群众和干部当中有着很高的名声和威望。1959年被县里评为“生救模范”(生产自救),得到过很多的荣誉和奖状,但他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夸口,即使自家孩子上学读书,穿的扯皮露肉,他也未曾向上级任何政府部门提出过任何要求。 微信图片_20200826203605.jpg 微信图片_20200826195947.jpg 微信图片_20200826195957.jpg


信息来源:蒙城在线、王勇峰
走访志愿者:于小光、李迎兰、李子阳、李军、吕侠芳、丁素美、马素华、戴凤平、于天力、于晴、郭丽

简单的事情坚持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8-2 16:19 , Processed in 0.0926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