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06|回复: 0

资料丨我党骑二军内的活动情况

[复制链接]

174

主题

551

帖子

38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49
发表于 2020-8-23 23: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lor=rgba(0, 0, 0, 0.298)]转自公众号:柴大官人文字屋

我党骑二军内的活动情况(上) 于维哲 1936年1月,我在陕北瓦窑堡加入中国共产党。党派我到东北军做秘密工作,开始在张学良将军卫队二营学兵队任队副,参加西安事变。西安事变后,在抗日先锋队任大队长(营长),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东北军改编,我们抗日先锋队并入于学忠军长的五十一军。我任六八四团三营营长。抗战开始后,我们转战在津浦路南端沿线,曾参加淮河战役、台儿庄战役。后因入鲁途中党组织暴露,大多数同志奉命从五十一军撤出。我于1939年春来到西安,10月被派到东北军骑兵第二军(骑二军)步兵旅任营长,转战在豫东皖北一带。国民党为了分化瓦解东北军,削弱骑二军力量,使东北军“中央化”,1943年将步兵旅改编为暂编56师,并与暂编14师对调,使步兵旅脱离骑二军,编入92军序列。随后开到四川万县,又改编为青年军团二O四师,直属于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任用黄埔系青年军官,排挤原有军官。我当时已任副团长,但因是东北讲武堂毕业,不是国民党嫡系,在受排挤之列,不久我就离开了这支部队。1945年,我转入北平,在国民党联勤总后铁甲总队任副总队长之职,战时属傅作义将军指挥。北平解放时,我正在城里,并和中共中央城工部取上联系,受命以国民党铁甲列车的威力,破坏国民党的守城,立足于打,争取和平,从而为北平和平解放,保卫首都风貌,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至此结束。我14年白军工作的历程,归还自己的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
微信图片_20200823231845.jpg
于维哲 1939年10月,骑二军军长何柱国把无马骑兵组建成步兵旅,任命骑二军参谋长孟绍周为旅长。我党为了搞好这支部队的抗战工作,促使它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派我到步兵旅工作。因我是东北军的老熟人,何柱国任命我担任二团三营营长。这年年底,何柱国军长率骑三师,步兵旅等部属离开晋西北,来到豫东皖北一带对敌作战。我们步兵旅的防地,与彭雪枫任司令员的新四军六支队的防地很邻近,由于共同抗日的要求,彭、何两军关系较为融洽,互有来往,没有发生摩擦行为。
在我到步兵旅不久,共产党员苏我华(原名苏恩起)也由山东汪洋同志派到本旅协助我工作,由于我的举荐,苏开始当副官,不久升为连长,后又到总部当运输连长。据我所知,此时骑三师没有中共党员,军部原先有个别党员,但我到步兵旅之前,均已调出,赵华南从骑二军调出后已转地方工作了。特务营的段敬坤早已到五十一军当连长,在灵壁与日伪军作战时牺牲,骑三师杜参谋已调离。所以这时整个骑二军内,只有我和苏我华两个共产党员。
微信图片_20200823231857.jpg
为了沟通组织关系,我们曾三次和新四军六支队彭雪枫同志联系,要求接洽组织关系,请求给以开展活动的指示。为此,彭雪枫同志曾亲自接见苏我华同志,并向延安发电,查问我们的情况。不久,中共中央有一份关于骑二军内党的情况的通报发给彭雪枫部,提到“骑二军步兵旅营长于维哲系中共党员”。这样,就把我们的组织关系介绍给了彭雪枫同志,我们的直接领导就是彭雪枫同志。我们根据党的指示,没有在骑二军内建立党的秘密组织。
关于在友军中工作的方针政策,我曾听到有关领导的传达。现在回忆起来,其基本精神有这么几点:①中共中央六中全会决议中指出,在一切友军中(包括中央军、杂牌军在内),毫无保留地确定不发展党的组织的政策,原有党员一律停止组织生活,以便建立党的信誉,扩大交朋友工作,争取二百万军队继续抗战。对于这种交朋友工作毫无成绩的地方,须受到党的严重责备。②后来中央又指示:凡已经加入国民党中央军的秘密党员,应继续秘密留下,如果共产党自动退出,对于抗日统一战线,对于党,都是不利的。这些党员应推动国民党中央军继续进步,并在其中埋头苦干,坚持工作,争取信任与地位,团结进步力量。
③1941年上级党领导又传达毛泽东同志指示:留在友军和反共军内的共产党员,应设法取得上级信任,以达到升级和多带军队的目的。对奉命进攻我军,在友军中工作的共产党员军官,可事先同他们约好,用打假仗的办法,以敷衍上级的命令。同时,我军部队故意作些败退的行动,以使该党员军官取得上级信任和升级。
党派我到骑二军工作,给我的主要任务,是争取当大官,争取多带兵,团结国民党军队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我记得,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管干部的秘书王卓然同志,在我去步兵旅之前,对我下达如下几点指示:①去到骑二军以后,争取当大官,争取多带兵,到必要时发挥作用;②党的政策是以《新华日报》社论为准的,要多看报纸,掌握中央的政策精神;③团结东北军共同抗日;④做好自我掩护工作,不能暴露目标,不能暴露党的秘密,必要时对非党人员谈话亦可骂本党;⑤当我问他怎样联系时,他说:“你把事情做起来,自然有人去找你。”根据上级的这些指示,我在骑二军的三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发展党员,没有建立党的组织,只是与苏我华同志默默地为党做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823232331.jpg
我党骑二军内的活动情况(下)
二 我随骑二军来到豫东皖北一带以后,到1943年离开此地,约有三年多的时间,为执行党的团结抗日、广交朋友的政策,踏踏实实地做了些有益于党和人民的具体工作,现在回忆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推心置腹,与东北军官兵广交朋友。骑二军与中央军不同,他们在“西安事变”前后,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很大,对中国共产党有较深刻的认识,上至军长,下至战士,都把同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一起共同抗日、联合作战作为目标,从未发生排斥共产党军队的不友好行为。这对我们实施广交朋友提供了有利条件。我的主要目标是放在骑二军步兵旅中下层军官身上,团结他们共同抗日。当时步兵是两个团的编制,每团三个营,一团团长曹鹏,辖三个营,其营长分别是:一营长×××,二营长高杰民,三营长石××;二团团长邵平章,所辖三个营的营长分别是刘惠清、栗创建和我。我和这些营团长的关系都很好,相互了解,无话不谈,是较好的朋友。石营长,这个人真诚,抗战坚决,酒量大,外号大酒壶,战前总好喝几盅。有一次,1940年,我营和石营在亳州十字河奉命夹击以西山秀雄为首的日伪联合之敌,我们配合得较好,打了胜仗,但因石营长喝酒误了一点事,未能全歼日军,使一部分日军龟缩亳城不出,我为此还批评了他,他比较服气地接受了。
再如栗营长,我们的关系也很好,是患难与共的朋友。在阻击日军进攻界首时,我因情况突变,路途阻隔,未能到位指挥本营参加战斗。根据旅部命令,我就近指挥了二营,栗营长就近指挥了三营,在不同的地方袭击日伪军,结果虽然我营牺牲了连长郭庆保以下三十几名官兵。但都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受到旅部的表扬。我们的关系更融洽了。邵团长是我的顶头上司,但由于我的努力工作,他对我很信任,我们的关系也很好。至于广大士兵群众,我们关心他们的生活,不打骂他们,不污辱他们,他们也很支持我们的工作,积极参加抗日斗争。
我们按照党的要求广交了朋友,所以我们在骑二军内是有一定基础的。(2)尊重军旅长,争取更大的信任。我们特别注意上层军官的工作,对军长何柱国、旅长孟绍周及其它军旅首长,我们持尊重态度,听从他们指挥,服从他们调度,遇有情况及时地向他们反映,争取他们的信任。当时,我营在亳南组成便衣队,防止敌人进犯。便衣队给养,有一部分靠自筹解决,我们按照旅部的要求,积极搞好当地的税收工作,征收工商税和农业税,缉查走私活动,把获得的资金和实物及时上缴,受到首长好评,争取了上级信任。军旅长们为了应付国民党,有时也讲些反对共产党之类的话,但他们抗日坚决,不和共产党部队闹摩擦,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鼓舞。1941年春,李仙洲纠集几万人马围攻新四军彭雪枫部,要何柱国率骑二军参加,何柱国没有参加。1942春,汤恩伯部又向彭雪枫部进攻,命令骑二军配合,结果何柱国没有服从“命令”,借故执行其它任务,没有参加围攻新四军的活动。对于何军长、孟旅长不打内战的决定,我们是忠实地执行了。这不仅符合我党联合东北军共同抗日的方针,同时更主要的是赢得了何军长、孟旅长对我们的更大信任。
当时,豫东皖北一带因蒋介石扒开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大片“黄泛区”,年年灾情严重,人民群众啼饥号寒,流离失所,何柱国军长为了解民之苦,在此发放粮款,设立粥厂,赈济灾民,受到群众的拥护。何军长决心治理黄河,兴修水利,亲自调查研究,写出《对于黄河除害兴利标本兼治之提议》的文章,发表在《颍川日报》上。对于何将军体恤民众的实际行动和美好愿望,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向广大军民宣传,何军长、孟旅长对我们更加器重,许多事情直接交给我们办。不久,又提拔我当步兵旅二团副团长。
(3)身先士卒,积极参加抗日战斗。我在步兵旅三年多时间里,参加大小战斗二十多次。可以说步兵旅的主要战斗,我几乎都参加了,而且,每次打仗,我都和战士们一道,勇猛顽强,浴血奋战,直到打败敌人为止。1940年6月,步兵旅奉命接应曹大中伪军反正,开进亳州城附近,接应后在亳南15公里处驻扎。中旬,亳州之敌西山秀雄,纠集一千余名机械化装备的日伪军企图出城南犯。孟绍周旅长决心消灭来犯之敌,遂令一团三营从十字河以东包抄,又令二团三营(即我营)配山炮两门从左翼包抄。由于我营炮火猛烈,又出敌不意,给日伪军以重大杀伤,迫使敌人仓惶逃入城内,不敢出城达半年之久。1941年1月,驻商邱、亳州、宿县、蚌埠之日伪军,纠集数百辆兵车,组成所谓机械化部队,向淮西进犯,企图对涡阳、太和、界首一带进行扫荡。我们得信后,首先在涡阳义门集一带组织反击,强渡涡河,夺回骑三师八团丢失的马匹约数十匹,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微信图片_20200823232345.jpg
2月5日,我营奉命到达张大桥(界首北八公里处),阻击日军南犯界首。我当时被阻,未能赶上营地,就近指挥了二营将士,在亳(州)界(首)的大道上截击敌人。战斗异常激烈,双方都有伤亡,一直打到黄昏。我们拆毁交通线,断敌补给,迫使日军第二天即撤出界首。此后,我步兵旅就担任亳州至界首、阜阳至水寨约200公里的防务任务。
微信图片_20200823232353.jpg
徐春芳团长
1942年日伪军进攻水寨,步兵旅(此时已改为暂四十六师,辖三个团),在水寨北朱集一带阻击敌人,我们配合三团(由骑四师十团改编成)担任主攻,我们打得非常顽强,杀伤很多敌人,但我军亦有很大伤亡,三团长徐春芳和一些将士为国捐驱,最后,我们还是守住了水寨,敌人被迫退却。
由于我们作战勇敢,身先士卒,受到士兵群众的拥戴,也获得了骑二军和步兵旅首长的信任和支持。总之,骑二军在豫东皖北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在部队里做了些有益于抗日大业的工作,维护了豫东皖北的抗日局面。这是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光辉指引的结果,而何柱国及骑二军坚持抗日不怕牺牲的精神也起了很大作用,由于他们受到西安事变的深刻教育,始终把坚持同共产党团结抗战作为目标,使豫东皖北出现了三年战时复兴的大好形势,界首一时兴旺繁华,有“小上海”之美称。这一点,何柱国等是有贡献的。汤恩伯率领反共军来到豫东皖北后,破坏抗日统一战线,挤跑了新四军彭雪枫部,给日伪军帮了忙,他们自己也被日伪军打跑了,给豫东皖北的抗战造成困难。但何柱国及骑二军始终坚持在这块阵地上,保家卫国,守土御敌,苦撑抗日局面,直到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才离开。何柱国及骑二军对豫东皖北抗日斗争的贡献,我们是不应该忘记的。(杨民清整理) 

微信图片_20200823231909.jpg
资料来源:《沙河春潮》界首党史办编
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8-2 17:24 , Processed in 0.1010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