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1|回复: 0

马林丨中共亮集支部的斗争 ——马建中在范庄小学的故事

[复制链接]

135

主题

503

帖子

34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80
发表于 2020-5-24 22: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lor=rgba(0, 0, 0, 0.298)]转自:马林 [color=var(--weui-LINK)][url=]柴大官人文字屋[/url]


中共亮集支部的斗争
——马建中在范庄小学的故事
马  林
一、重归亮集  1943年,由于党的联络员李文钦同志在大别山牺牲,原中共太和县委组织部长——马建中同志失掉了组织联系,为免遭不测,他应好友范济世之邀,来到了亮集乡中心学校范庄分校,担任了分校的首任校长。  范庄分校旧址位于今界首市任寨乡西部,解放前属太和县亮集乡,当时开设六个年级,有二百多名学生,十多名教师,校董范济世,人很温和,有正义感,他热心教育。  建中本着“掩伏以待时机”的原则,在范庄分校努力教学。他悉心培养学生,同时他帮助失学青年和沦陷区流亡学生寻找出路。课堂上他逐字逐句地给学生释字义、解字源,讲述其中蕴涵的道理,借机激起学生的爱国热忱。  建中豁达而又谨慎,豪气大方而又非常机敏。他接济贫苦的学生,接近教职工,把个别心眼歪曲、不可信赖的教师挨个儿挤走。又陆续聘请了张晓东、张晓峰、王隶垠夫妇、曾燕青、王以三、杨春风等人来校任教,张晓东、王隶垠都是参加过1932年太和“四.一九”武装暴动的老党员,1939年和建中一起做过抗日救亡工作,他们很有斗争经验,三人秘密恢复了亮集(范庄小学)党支部。由建中担任书记,他们把学校又渐渐地营造成了一个安全的据点,在亮集一带悄悄发展革命力量,在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之后,他又忙碌地织起“网”来,被风雨吹破了,再重新补起来。  亮集一带有着浓厚的革命基础。早在1931年,他的老师、共产党人李绳祖、冯启元在邢火神庙最先组建了亮集党支部,1940年初,太和抗日工作团被迫解散,进步人士撤离太和后,建中回到家乡,相继成立了亮集党支部和中共太和城西区委。1941年日军袭扰时,他又回到亮集集中人马、收拾刀枪,同宋英一起组织抗日游击队。现在他又回到了这片热土,恢复了亮集支部!  
微信图片_20200524220847.jpg
他以教书为名,宣传抗日主张,组织师生到街头和村庄演“文明戏”(即活报剧),暗地里发动群众反抗压迫,作抗丁、抗税、抗粮斗争。
  有一次,建中得知一批东北流亡学生,去投奔延安,路过此地。国民党太和军警却密谋抓捕,建中取得联系后,便设法掩护,他趁着一个黑夜,带人割断了国民党太和至界首的电话线,赢得了时机,把学生们顺利护送出去。事后劣绅邢成修勾结地方武装,以破坏通讯为名,把他捕去坐牢,他拒不承认,后经其父花钱方才保出。  出狱后,父亲要他别再出去招惹是非了,在家招几个学生,悉心教书。但封闭的乡村社会,又怎么能禁锢得住他那活脱脱的心灵呢?他内心里涌动着的共产主义信念,又怎么能使他安心待在家中呢?二、特务的威逼和诱惑  1944年夏秋时节,中统势力在太和借一些自首分子卖国求荣的思想,许以政治地位,强迫进步人员“悔过自新”,他们用办“自首”的办法,把太和剩余的、微弱的革命力量一个个地摧残了。1939年曾共同在徐子佩领导下的省第十二委托工作团工作过的田利用,后来投考了国民党立煌第五期干训班,结业后被反动太和县府委任为乡长,他和曾经去过新四军的张杰生二人,分别作了反党自新手续,投靠国民党,当了中统特务,受国民党太和县党部书记的指示,秘密跟踪、调查过去的同事,督促办理反党自新手续。这两个叛徒多次写信到亮集中心学校和范庄分校,要建中办理“自首” 手续,建中没有理会,只是暗暗地思考对策。  终于在一天的上午,田利用来到了范小,他亲自找到建中,拿出“自首”表格,要建中马上签字,建中瞥了一眼,见纸上赫然印着:“……本人年幼无知,误入歧途,志愿即日起脱离奸党,服膺三民主义……”田又媚笑着凑到跟前说:“马校长,如今世道,谁不想活得清清白白、自自在在呢?只要在这上面签一个字,便什么事也没有了。”  建中知道他们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自己是共产党员,当然不能轻率地承认,于是,就巧与周旋,笑着说:“田兄,本人只是一名普通教员,以教书育人为己任,政治纷争,一概不曾涉足,我哪里还用得着这个。”田又进一步地说:“你参加过工作团,又到过新四军的随营学校,你是一个比较活跃的人,如今世道,签个字对你个人的前途利益是大有好处的。”建中笑着托故说:“那不是政府号召抗日救亡的吗,工作团又不是共产党,我是到过新四军几天,可我还在国民党的沙河警备司令部呆过二年呢,直到今天又来当校长,不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吗?”田语气渐重,说:“徐子佩是共产党!宋英是共产党!有的人糊里糊涂地跟进去了,现在都已经办过了自首。”田拍了拍他手中的提包。  建中一面故装轻松地哈哈大笑,一面安排招待田利用。到了吃喝已毕,田醉醺醺地说道:“建中,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上面安排,我们应付一下,是不是共党,并不重要,你签一个字,不就没事儿了?”建中说:“暂且把表放下,不劳你老兄再来。”田起身说:“也好,不过,建中你要想想,蒋委员长是很英明的,他讲,不要说杀你杀的是真共产党,就是错杀三千,也没有什么。”  
微信图片_20200524220904.jpg
建中又私下找到董种珊共同商量对策,董说:“他们也找过我了,我正在敷衍。”说着说着,董有些激动,说:“黎明快要到了,我们吃了一辈子斋,临末了,还吃他娘的狗肉吗?!能应付且应付,如果真逼得急了,那我们就快刀斩乱麻,直奔解放区!”
三、太和脱险  1944年11月的一天,中心校长刘复初,通知建中去太和城参加全县中小学校长教育工作会议。建中安排好校务,即动身赶往县城。由于近期特务猖獗,正在运用各种手段对付和诱捕共产党人,建中比较谨慎地住进了细阳镇公所,老朋友镇长段蕴斋处。  天刚擦黑。一个身着便衣,头戴礼帽,胳膊下夹着皮包的人,来到了太和干训同学联络处,他眼睛到处伸张,低声向人打探:“看见马建中没有?”恰巧被住在此处的邱琢之发觉。太和国民党有干训和党部两大派系,斗争非常激烈,干训派较为开明缓和,相当于国民党的左派,而党部派则非常顽固反动,邱是干训派成员,建中的老朋友。  当下,邱琢之警觉起来,他仔细打量来人,正是田利用,这个曾经在1932年太和暴动就参加了共产党的人,此时却已经叛变革命,正效力于太和中统特务调查室。邱即迎上前去开口就说:“田兄,找建中有事吗?”“办自首,写悔过书!”田急不可耐的说:“马建中是共产党,他不办自首就行了吗?”邱坦然地说:“他哪是共产党。”田一脸傲慢,说:“你敢担保,不是共产党,煽动刁民,抗丁抗税,看把亮集乡闹腾成什么样子了?再说了,他请的教员里也有共产党,调查室主任李大朋正要找他问话呢!他在哪里?”邱试探说:“没看见他来(城里)啊。”田语气肯定地说:“来了,齐华久跟他一起开会,已见他进城了。”说话之间,邱已发现院门外的黑暗处,还有两个探头探脑的家伙。  在那一瞬间,邱完全明白了,他迅速感到脊梁骨发冷,顿时意识到事情紧急。邱忙改口说,这儿没有,你到东边院里问问。  邱琢之搪塞了田利用之后,门外的两个人也匆匆跟了去。邱遂之悄悄从后门出来,快速赶到细阳镇公所。见了建中,着急地说:“快走,田利用带人到处找你,要你办自首,再晚了就出不了城了,事不宜迟!”  建中立即警觉起来,终于证明了开会原本就是一个骗局,他镇静地把自己的中山装脱下来,从床下拉出来一件破衣服,披在身上,又套上一顶破帽子,抓起一只竹筐挎在臂上,也没有来得及向段蕴斋打个招呼,就沿着西大街出来。  青石条铺成的西大街街道上,也已经冒出了几个慌里慌张的特务,野狗一样地乱伸鼻子。可他们一时还没有在意这个乔装的校长,正巧城门还没关,琢之先装作问路,上前去与门丁套近乎、打着哈哈,建中趁机出城。  此时,月光皎洁,大地一片通明,二人在太和城西门外握手话别,建中连夜抄小路赶回家去。他不敢贸然进家,也不能立即回校,偷偷地潜伏到朱寨村的亲戚家里。四、虎口逃生  天越来越冷了,萧条的树枝在寒风中抖动着。  建中从太和脱险归来,在亲戚家隐居了一段时间,看看风声稍松,遂又回到范庄小学,和张晓东﹑王隶垠二人一边教学,一边秘密研究对策。  日子一天捱过一天,并不平静。秘密跟踪的特务张杰生发现了蜗在范庄小学里的王隶垠先生。  王先生暴露了!建中立即召集支部会议,决定尽快转移王先生。他安排秘密通信员马新荣推着土牛车,把王先生夫妇和其三岁的女儿王若平,绕过太和送进了阜阳城。待特务来捕时,王已远走高飞。  中统特务的计划又一次落空了。特务为了拔掉这个“眼中钉”,一网打尽范庄小学的共产党和“赤化分子”,指示亮集乡中心学校校长刘复初,伪乡长杨杰三、丁队长高华轩,暗中监视建中,随时向其特务上级和反动军警报告建中的行踪,密谋抓捕他。  一日黄昏,建中刚处理完校务。一个毛头小伙子闯进了门,建中一看,是本家侄子振冬,他慌得顾不得坐下,看看没人,忙从衣襟里面掏出一张折叠着的纸条,说:“叔,家里来了一位先生,光头,姓董,他让我速来找你,刘校长也在校门外,他问我来干什么,我讲一本书忘带了,来教室找一下,他对我生疑,翻了我口袋,什么也没见。”建中听完,警惕起来了,赶忙拿一本书塞给振冬,让他夹在掖下,打发他离开了。  他谨慎地打开纸条,纸条上渐渐地显现出几个小字:夜 风大 叶落。他知道了,今夜敌人要来抓捕他,是种珊同志在太和先得到了消息,正要他设法脱离此处。  建中把纸条撕碎丢入火炉,内心飞快地思索着对策,他不动声色地踱到校门口,发现远远的已经有人在偷偷地监视他。他只得沉静下来,装模作样地照常打水、吃饭,静观周围情况,他内心非常焦急,但也必须磨蹭到天黑,好借助夜幕的掩护,才能寻找到脱身的机会。  黑夜终于像大山一样压了过来。
微信图片_20200524220915.jpg
   马建中关上房门,亮了一会儿灯,警觉地销毁了书架背后的秘密文件资料,细听屋外的动静,紧接着,佯装“熄灯就寝”,并不惊动监视的特务,特务当然是以为建中毫不知情,在等太和反动军警来到后趁夜色一举抓捕,而建中思索的就是不要惊动特务,赶在军警到来之前伺机脱身。
  他悄悄把前门插栓,后窗打开,外面,幕野四合,一片黑暗。渐渐地,他听到在东边、远处的路上也有了杂沓的声音。不能再耽搁了,于是他轻轻地翻越窗户,又悄悄关好,之后,他飞快地向后操场边的围墙跑去。  大门口的特务,忽然发现了黑影闪动,开始叫嚷着追过来。建中敏捷地纵身跃上墙头,往外就跳,可还立脚未稳,就听见“呼”地一阵风响,建中只抬手一架,就一棍子重重地落在胳膊上。原来墙外还有一个特务,正挥舞着一根木棍隐在暗处。建中双脚站稳之后机敏地应对着特务的棍棒,在特务一棒落空的间隙里,他迅速地飞起右脚,紧跟着一个侧转、正中特务的小腹,在特务一个趔趄的时机里,他转身就跑。  此时,响成一片的脚步声、叫嚷声正由校门口向操场上迅速转来,特务手电筒的光柱子到处乱晃。杨杰三和乡丁队队长高华轩在特务的带领下从学校东面的路上包抄过来。建中只感到一阵木麻,右臂再也不听使唤了,他顾不上疼痛,夺路狂奔。   他斜插着越过学校后面的麦苗地,向西北方向跑去,高一脚、低一脚,他累得气喘吁吁,胳膊也开始疼痛起来了,可是万万不能停下,因为冬天的田野里,一望无垠的是浅浅的麦苗,连一只兔子也难以藏身,他只有拼尽全力地向前跑。最后,他终于甩掉了特务,从特务张开的虎口中再一次侥幸逃脱,消失在黑暗的旷野中。  次日天明,他静静地躺在界首仁德医院的一间秘密病房里,护士进来告知建中:“先生,您的胳膊已经折断,怎么受的伤?”建中微笑着说:“不慎跌伤。”  在治疗中,建中十分担心张晓东等人的安全,考虑再三,就发了一封信,把在徐州中学高中部读书的妻侄朱怀润召了回来。当朱来到了仁德医院,建中对他详细地作了安排,并告诉他刘复初及杨、高二人,以清查共党为名,企图对他进行逮捕杀害,他决定暂时隐退,嘱托朱接任范小的校长,设法应付刘、杨、高等人,照顾张晓东等同志。  朱走后,建中为了稳妥起见,秘密住进了位于城西大张庄,侄子马成海开的木匠铺里,他顶上头巾,拉着大锯,做起了木匠的帮手,在这里慢慢疗伤,暂时躲避风头,只通过侄子成海与外界联系。  但特务分子并不死心,又勾结土匪头子黑草,许之以银圆、枪支,密谋杀害建中。建中机智地予以周旋搏斗,特务的阴谋终没有得逞。蛰伏了一段时间后,建中又打入了国民党在界首的沙河船舶管理处,以此为掩护继续为党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524220927.jpg
资料来源:颍淮红碑
2017年10月第1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0-7-10 02:05 , Processed in 0.09851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