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0|回复: 0

何柱国回忆:开辟界首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514

帖子

35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44
发表于 2020-4-10 22: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公众号:柴大官人文字屋
《何柱国将军生平》节选
何柱国
三、开辟界首

一九三八年,我方为了阻止日军渡过黄河南攻,在郑州以北的花园口,扒开黄河大堤,企图“水淹七军”,阻滞敌锋。结果非但未能阻敌前进,反而使豫东平原尽成泽国,使数十万居民不是葬身鱼腹,就是流离失所,乞食他乡。真是惨绝人寰。

界首,过去是个地图上不易找到的地方,地处河南、安徽两省交界,太和、临泉、沈丘三县边界上的小集镇。北距陇海路商丘,西距平汉路的漯河,东距津浦路的宿县,均有二、三百里。交通极不方便,只有一条沙河,通住安徹的太和、阜阳、颍上、正阳关,只有载重量不大的帆船可以通航。自从一九三八年六月炸开郑州以北花园口的黄河大堤后,豫东鄢陵、扶沟等二十余县已成一片泽国,被称为“黄泛区”了。界首这个小集镇成为沟通东西的唯一通道。“黄泛区”以西的商贾可以通过这里去毫州、商丘、宿县、蚌埠等地販运商品;“黄泛区”以东的商贩可以到界首来卖掉他们的货物,但因当时地方秩序不安宁,经常发生土匪抢劫的事件,致使商人视为畏途,裏足不前。即使有小商贩出没,也是日中为市,日落而散,因而逐渐冷落了下来。

我军开到这个地区时,老百姓流徙外移,耕地荒芜。因此我命令各部除防止敌人的进犯外,着力于帮助当地重整家园,加固堤防。尤以在雨季中,全体官兵日夜在堤上防护,有时我还亲自前往指挥。军民同心协力战胜洪水泛滥,维护了当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土匪绝迹,老百姓的生活渐趋安宁,界首集的商业,也跟着复苏并发展起来。不到一年,界首集寨外,沿沙河北岸,修建起一条长四、五里的大街。两旁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沦陷区京、津、沪、武汉的工业产品如棉纱、丝绸、颜料、纸张、药品、医疗器械、文化用品等,经此输入大后方,西南、西北各地的土畜产品和原材料等,由此输往上海、平津等地。三、四年来,界首贸易不断扩大增长,成为物资集散的枢纽,俨然成为一商埠了。

微信图片_20200410221930.jpg

界首原只有一个镇公所,随着商业的繁荣,已无力管理;加以两省三县交界的地方,缺乏一个统一管理的机构,便又出现了治安、交通运转、文化卫生等紊乱情况。于是我就和河南、安徽两省政府商洽,于一九四一年成立了界首警备司令部,派我军高参徐长照担任同令,并拨一部分武装部队,维持地方治安;另设航运海关、税务局、银行等机构加强管理。随之安徽省政府,也派员组织公安部队,派刘景武为界首公安局长。不久警备司令徐长照另有任用,改派随我多年、老成持重的参谋长安俊才兼任直到抗战胜利。

豫东局势稳定后,重返家园的老百姓纷至沓来,又出现了学生读书的问题。于是我又协助地方等办了第二十一中学。我为名誉校长,李贯一为校长,使这一带失学的青年学生,又得到了读书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200410221958.jpg
颍川日报经理卢兆麟

同时,为了加强抗日宣传工作,创办了《颖川日报》。聘请报界闻人蔡衡溪为社长,武振声为总编,卢北麟为经理,一张为大众急需的报纸就此诞生了。使当地居民当天就可知道国内外新闻、抗战消息、敌军动态,并使这个偏僻的小镇,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联系起来了。

一九四三年,又遇豫东大早,夏秋欠收,黄泛区居民无衣无食,携儿挈女,到处逃荒,因而有大批饥民拥入界首地区。我看到流落街头,面有菜色的难民,蜂拥而来,惨不忍睹。便商之于地方政府,筹措衣粮予以救济外,并发动我全体官兵、界首商界,捐献钱物,救济灾民。在沈丘请准调拨军粮五万斤,设立粥派杨景清、桓庭柱等主持其事。杯水车薪,聊尽心意。我还商请中央水利委员会,请教于水利专家张含英等,拟订初步治河计划,写了《治河刍议》一文,载予《颍川日报》呼吁治河。我为此灾情,真是寝食不安。适此时我那十三岁的男孩何达三(何潘忠),身患肺结核,因医疗无效,夭殇于我之驻地河南沈丘。内人贾成敬,伤感成疾。我正忙于视察黄泛灾区,无暇他顾,便劝慰她说:“我们哭救灾民且无暇,何顾哭不成年之子。好好教养小男孩何达威(何榆忠)健康成长就是了。”我把这事记在《治河刍议》一文的附注栏内,用以表达我当时的苦闷心情和治河决心。无奈这时日寇又沿陇海路西攻,中原战起,治河愿望无从实现只得留待日后了。

微信图片_20200410222011.jpg
四、击退日伪军两次“扫荡”

一九四一年一月,驻商丘日军第三十五旅团四、五千人,装甲车百余辆,由归德南下,于一月二十五日左右在鹿邑、毫县之间集结,并配合伪军一部直趋界首,来“扫荡”我“黄泛区”。另报,踞信阳、确山之敌二千余人,向汝南进发,奔项城,有与毫州南下之敌会师夹击我军的趋势。当时我九十二军在涡阳、蒙城、阜阳一带防守,故将原驻守十字河、义门集、太和、蒙城纵深地带的骑三师、骑六师等收缩到太和、界首之间,因为这里的地形对我作战有利。我派军部特务营、补充团等疾驰射桥沿汝河布防。在与敌周旋数日后,将由汝南来犯之敌和奔周家口之敌堵截回去,宿县、蚌埠等地来犯之敌被我九十二军牵制住。只有由毫县南下日寇先头部队千余人,装甲车四十余辆,于一月二十九日直趋界首以北的张大桥。我孟绍周步兵旅迎头痛击,激战竟日,日寇死伤二百余人。当时我骑八团在涡阳附近急令西进,切断与我在张大桥激战之敌的补给线与归路。日寇怕陷入我军重围,乃于一月三十一日,把伤兵和死尸慌忙装上汽车逃跑。在这次战斗中,我伤亡亦重。我步兵旅第二团中英勇牺牲的有八连连长郭振福、中尉排长唐玉才、附员赵国庆、戴千之,班长刘灏、胡华等三十九人。战斗结東后,旅长孟绍周,第一团团长曹鹏、第二团团长邵平章等,将此役阵亡的官兵葬于界首北郊公基,并树碑志其功绩。由秘书沈芥青撰文并书,以慰英灵。

微信图片_20200410222021.jpg
徐春芳团长

日寇第二次对我“扫荡”,是在一九四三年六月间,淮阳日伪军两千余人,以橡皮船数十只,分两路出淮阳西、南两门,扬言向我周家口和水寨一带进行“扫荡”。实际是来接运粮商贩,补给军粮的。这一带是我五十六师第三团防线。我第三团团长徐春芳发现敌情后,一面命令河防部队严防敌人过河袭击,一面自率部队过河截击敌军。在朱集附近追及敌军尾部,经过激烈战斗,敌因带有粮贩,且战且走,迅速向淮阳逃去。在这次战斗中,徐春芳团长身先士卒,英勇杀敌,不幸中弹,壮烈牺牲了。

柴进按:本文为何柱国将军(1897—1985)遗作《何柱国将军生平》中第九章豫皖抗敌中的三、四两节。该回忆录系在文革结束后,由何柱国将军口述(何柱国将军1945年抗战胜利后双目失明,疑遭国民党暗算),施文淇等整理,于1990年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史料丰富,内容详实。这两节选文何将军回顾了开辟界首、保卫界首的经过,是了解战时界首的重要资料。

文中有两处小错误,在此指出:一是《颍川日报》经理为卢兆麟(时任骑二军军需处长),而非卢北麟;二是根据豫南会战相关史料及何柱国将军部下孟绍周、于维哲、王永秋等回忆,保卫界首之战应是1941年2月6日至7日,而非1941年1月29日至31日。何将军应是记忆有误。

微信图片_20200410222033.jpg

微信图片_20200410222355.png
扫描录入:柴进


微信图片_2020041022202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0-8-8 05:26 , Processed in 0.09944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