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7|回复: 0

安徽颍上老兵王德生

[复制链接]

887

主题

178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252
发表于 2019-11-14 18: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德生,住颍上县黄桥镇赵吴庄,出生于1931年。342128193106207313
         我弟兄四个,我是老大。十五六岁时,淘,好与人四处游逛。
         那时,我家住了位卖货的,也不知道哪里人,也不知叫啥名;今天来的,明天又走的。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地下党,走村串巷是为了了解哪村有地主?地主有多少枪?
        说是住我家,其实就在我家的大车屋里,盛杂具的地方。我们还说那里面乱、脏;他说没事,凑合凑合就行。他弄点稻草铺铺垫垫就住下了……慢慢间,我就与他混熟了。他曾让我借邻居家一个“身份证”,我拿着俺家的“身份证”去颍上城进货。我当时心里挺不安的,谁知,把门站岗的看看我们手拿着“身份证”,离多远摆摆手就让我们进去了。说是进货,倒也进了些针啊线啊之类的……他走着看着记着,倒是把颍上城里的“地图”记心里了。
         就是1947那一年挨麦口,有一天晚上,他说带我去赌钱。我答应了;他挑着挑走前边,我跟在他身后走。光走不停,我就问这要上哪?他说上哪,咱去当兵。我心里有点不情愿,但心里也害怕,又不敢说,就掉眼泪哭出声来……他就哄我劝我。我小啊,也没法,黑头半夜里也不知道到哪去哪。硬着头皮跟着他只走了一夜,他把我带到部队。后来才知是皮定钧的队伍,他向皮旅长介绍我很机灵,让我当起了通信员。
        军部有通讯排、侦察排等,我就在通讯排。但是他们很神秘,就那个货郎吧,你问他哪个人?一会说这儿,一会说那里的,我也搞不清哪个的。姓名吧,今天说叫这,明天说叫那;到底叫啥,到现在也不知道。
          到部队有几个月,部队说打石家庄,那火车道都扒了。
          说是得往国民党送信,他们都不敢去。他们点名让我去,我也是害怕,心里想两军打仗,咋还能去送信呢?皮旅长给我打气,说不用怕,让我只管放心去。
         我就出发了,当时就穿着老百姓的衣服,那时我哪有军服?去的路上总共有三道岗。第一道岗离多远就挥着枪让我站住,说再往前走就打死我;我说我是送信的。他们让我把信放在嘴里咬住,两手举过头顶拍着手走过去……到了近前,他们搜了我的身放我进去。第二道岗就没那么严了,到了第三道岗,站岗带我走好远到了一个院子里。
         院里站岗的让我蹲那儿,他把信接过去就进屋了。一会,有一个老兵是伙夫问我这么小咋就当兵?我说你咋送信哩?我说你咋做饭呢?咱们不都是当兵吗?你当还当国民党的兵,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他紧接着说你这小孩怪犟哩!拐回头给我拿块馍,里面夹的有豆芽、豆皮还有四片肉。
          送信回来,我问皮旅长他们让我举着拍手是啥意思?他说那是怕你有枪掏出来先打他们……
        接着我又给国民党他们送了几次信,与他们当兵的混熟了。有次他们说你都来几次了,我们能不能到你们那边也看看。我回来与皮旅长一说,他说咱欢迎。后来,他们一个排长过来的。皮旅长说你们都是抓壮丁过来的…底下就要打仗了,你们还是回家吧,该走就走…我们这也不能要你们,还是回去种田团聚吧。
        后来,围困石家庄,国民党飞机往城里投吃的,还掉到我们这边好多。
         有一次,他们首长开会,我误撞进去,挨了批。皮旅长说他们是党员开会,我没资格。我当时都气哭了,说开哪狗屁会还要有资格!打石家庄送信你们咋不都去让我去!我肚皮眼对着枪眼走,与敌人都敢面对面,咋还没有资格?正说着就听屋里有人说话:小皮啊,不要说了;小王够资格,可以发展他为党员。就从那,我就加入了共产党,记得大概是1948年。
        石家庄解放后,部队就南下了。
        过长江前,我们属于邓小平、刘伯承、粟裕、陈毅的部队。我们是在江苏和安徽交界处过的江,当地有个八姐妹,其中一个人称“白毛女”,很积极主动,配合我们过江,后来,到北京得到毛主席的接见。
         过江时,对岸有地下党先把国民党的岗哨请去喝酒。半夜时,对岸在两个岗哨间有三节电棒打过来,我们就行动过江。过去后我们到了一个村,就让人许进不许出…第二天也是如此,大概是过去了两、三千人吧,邓小平发布“百万雄师过长江”。其实没有我们这几千人已先到对岸,过江哪有那么容易。我们这两三千人拉家伙出来先围住岗哨,“动一动就打死你”;国民党没有把河防的了,这就好过的多了。
           过江后就到南京,到上海。打上海时不让使炮;当兵的都嘀咕:这攻城不让使炮,打哪门子仗?后来陈毅过来开会解释说:咱打上海为啥?不是想回到我们手里。国民党蹦不几天了,我们若用炮打,工厂、学校啊万一受到损坏,我们进了上海,不是还要重新建设。一番话说到大家心里了,当兵的都嘀咕:乖乖,咱也只能当个小兵,看人家当官的说话多有水平!
          底下来,部队到了福建沿海。原说1949年国庆节让我们去亮亮相,但是蒋介石叫唤着要反攻大陆,我们就在那没动。
           1950年,皮定均当了军区司令员,我们24军军长由张震带着。天冷的时候,我们去了朝鲜,打的是东线。原先是15军和16军打的退不下来了,换上我们24军、23军,他们才下来。我那时任师部通讯排长,手底下有二三十个人。
          那仗打得厉害,死的人太多了。在一次战斗中,皮定均身边都没有几个人了,把我的给你通讯兵也派上去了。有一个敌人碉堡拦住去路,非得炸掉。去的人死了一拨又一拨;最后,我和这东边秦庄的马子春去炸。刚上去没多远,马子春就牺牲了,后来我回到家帮他带回烈士证送到王集乡。
         马子春牺牲了,我一个人慢慢向碉堡爬去,用棍子挑着炸药包把它给炸了。我被炸得掀出好远,埋进土里……部队上的人都说我死了……后来,68军收容处把我抬了回来,只昏迷了月把。
          我苏醒过来,问这是哪里?…他们说是68军收容处。我说咋到这了?我是24军的,你们给张震打电话……待第二天才要通,我一接电话,说我是王德生。张军长说你还活着!在哪里?我去接你!他真的派司机报我接回去了。最后回到东北的大莱城休养,因此荣立了一等功。
            1955年春上,坐车从蚌埠回家的。到家两三月后经人保媒结婚,育有三儿两女;现老俩口在一起生活,享受国家优抚待遇。
走访记录:李勇,王广建
走访时间:219.10.30
寻访附记:王德生老伴口述:他刚回来时,抖的很,两间屋子里全是贴的奖状。当时,我妈死了,父亲带着我还有一个妹妹,日子苦的很。我一个叔叔非逼着我嫁给他,说不愿意,捆着我也得把我扔他家,我可没少哭啊……我们逗他,如今幸福了吧!看有此高龄还享受政府优抚,方圆十里八里能有几个人?

mmexport1573727681280.jpg
mmexport1573727672089.jpg
mmexport157372767538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0-8-9 04:39 , Processed in 0.10117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