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回复: 2

陈毅等人为何要三擒三放这名国民党高级将领?

[复制链接]

913

主题

313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442
发表于 2019-8-6 20: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毅等人为何要三擒三放这名国民党高级将领?

2019年07月20日 10:51:46
来源:顾保孜




430人参与38评论



  原题:陈毅亲自去第四师会见特殊俘虏——国民党省主席韩德勤。“诸葛亮七擒七放孟获,我们才三擒,不能连古人都不如啊!”

1943年!新四军,带着不屈的信念,带着民族的自尊,也带着烈士的鲜血走进了充满火与血,生与死,的黎明前夜

开年第一件事情,新四军军部结束了一年半的“大蓬车”的游击生活,在淮南根据地的盱眙县黄花塘驻扎了下来。

  黄花塘在地图上几乎就找不到它的标记。然而,这个小村庄从此就挑起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华中抗日战场的指挥重任,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指挥苏南、苏中、苏北、淮安、淮北、皖中、浙东、豫鄂边区等抗日根据地的反“扫荡”、反“清乡”斗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许多指示通过电台不断传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华中各抗日根据地的战况和捷报也日夜不停地飞到军领导人的手中。

黄花塘虽然听不见隆隆的枪炮声,但它的每根神经都连着江淮河汉之间硝烟弥漫、杀声震天的战场!直到抗日战争结束。

1943年3月18日,军长陈毅在军部接到位与洪泽湖南面山子头战场第四师师长彭雪枫的电报,说根据军部布置,以第四师为主,二师五旅、三师七旅参战的山子头战役,经过一天一夜激战,现以全胜告结束。彻底粉碎了国民党韩德勤部队企图偷渡运河,侵入泗阳县山子头一带,与东部国民党王仲廉部形成东西夹攻之势,将新四军第四师一网打尽的计划。   

清理战场时发现独立6旅旅长李环和保安7旅旅长、国民党淮阴区专员王光夏被击毙,国民党上将、江苏县主席韩德勤被活捉,彭雪枫请示军部如何处理。

       陈毅看完电报,高声说:“好,打得好!消灭韩德勤,韩德勤要活的,李宸环、王光夏要死的。看来这三点都兑现了。”

       张云逸、赖传珠还有饶漱石等人,对韩德勤一惯反共行为早就气得够呛。张云逸皱了眉头:“这个忘恩负义的韩主席,上个月,我们三师才救了他一命,把他的部队接到我们的防区,才没有被小日本包了饺子。现在又反咬一口。这次活捉了他,决不能便宜了他。军长,他写给你的感谢信才几天,墨迹还没干吧?”

      “岂止不能便宜他,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赖传珠接着说。

       饶漱石说:“这个韩德勤杀他十次都不多,不过还是慎重为好。他是国民党的省主席、国民党上将,他不同于王、李。杀了他,搞不好蒋介石要借题发挥,我们反而被动。你说呢,陈军长?”

      “我看还是这样,老办法,放他走!诸葛亮7擒孟获,又7放孟获。我们才三擒韩主席,我们的肚量不能连古人都不如啊!给延安发电报,把我们意见报告毛主席。”

       陈毅当场口述:“毛主席:韩德勤已于18日晨被俘。其大部歼灭,韩被押,我们装作不认识,拟混在俘虏中释放。如何?请立复。陈毅,3月18日。”  

      很快,延安就回了电,“同意释放韩德勤。”落款毛主席、刘少奇。

       过了几天,彭雪枫又来电报,说韩德勤不吃敬酒,放他走,他死活不走,非要见陈军长一面。

       张云逸纳闷了:“这个家伙又想搞什么名堂?”

       陈毅想了想,哈哈笑起来:“韩主席怕是没有脸回去见他的蒋委员长罗,被共产党活捉了3次,他那个国民党省主席的老脸往哪里搁?好,我亲自去一趟,给他一个台阶!”

       3月25日,陈毅来到了和盱眙县隔湖相望的泗阳,在四师师部见到从没见面,却一直交手不停的“磨擦专家”韩德勤。

       韩德勤见到陈毅,感到很意外,也很尴尬。他要见陈军长只是说说而已,没有想到陈毅真的来了,他又一次成为陈毅的俘虏,老脸还真有点挂不住了。

       他拉了拉他那皱巴巴的将军军服,想保持一点败将不失将军风度的姿态。

       韩德勤曾经在1931年被红军俘虏过一次,抓他的部队正好是陈毅指挥的部队,没有杀他,留了他一条性命。可他的52师被陈毅的部队打的辙乱旗靡,几乎全军覆没,他灰溜溜跑回了南昌。没有几天,他又神气活现参加了第三次“围剿”红军的战斗。大概命中注定,他命中缺“王”气,老是和“胜”无缘。这次又被陈毅的部队俘虏,上次剩余的52师兵力这次全部赔光了。他幸好没有等陈毅会面,遇部下相救,半路装伤员逃跑出来。他光杆司令回南昌,自知无脸见人,主动要求降职处分,由正职为副职。这个跟头跌得太惨,真不知如何有脸待下去,这时,他命中“救星”顾祝同调到老家江苏省当政府主席,他被提携到了江苏,在“救星”手下任职,虽然摆脱了和红军作战的晦气,可没有摆脱屡战屡败的命运。

    韩德勤看见陈毅已经跨进他的房间,极不自然地起身迎了上去,惭愧抹面,双手抱拳:“实在不敢当,惊动军长屈尊来看望老朽,我韩某感激不尽!”

      “不要客气,我们是老熟人了。”陈毅摆摆手。

      “称我是熟人,这是军长看得起我这个败将!”韩德勤又一次抱拳致谢。

      “败将只是败在家里。古人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辱。只要韩主席以后不再侵入新四军驻地,不和共产党为敌,我们依然是抗战的盟友。”

       “说的对,说的对。古人说过:春秋无义战,自家打内战,败不足耻,胜不足武。”韩德勤自我安慰,又提起了些精神。

       “知道无义战,为什么要攻打新四军呢?今天这败将尊容,不是你自己自找的吗?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脚下的土地就是养育过你的故乡,你在泗阳家乡父老面前不打鬼子,打内战,败怎能不觉耻呢?韩主席,我听说你在家乡父老面前,从不骑马耀武扬威,表示你不忘故土,不摆威风。如今故土被侵略,你该做出样子给父老乡亲看看,这才是真丈夫!”

      韩德勤被陈毅这一席话说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呐呐申辩:“陈军长,你知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没有办法啊!”

       陈毅笑笑,没有点破他的狡辩。

      “唉,我这个人八字不好,搂到一棵树就往上爬,爬啊爬,好不容易快爬到树杈上,树又倒了,树倒猢狲散。这下总算爬到头了,大树变成了棺材木,再爬,就往坟墓里爬了。”韩德勤又说。

        其实,韩德勤闹死闹活,放他也不走,是想和新四军讨价还价,如果他空手离开新四军,不出三天,蒋介石将他撤职法办,这才是他最害怕的。

      “我虽然是蒋的嫡系,但不受重用。这次冒犯贵军,发生了不愉快,也是出于无奈,上司叫打,我不能不打。我们老是被推到前方,消耗实力,很苦。前方吃紧,后方紧吃,那些在后方的人,盖洋房,三房六妾的,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我呢,50出头了,就一个太太,一个女儿,连个儿子也没留下。……我们……很苦啊!这里苦……”说到这里,韩德勤也不顾老面子了,捂着胸口哭了。  

      “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吧,只要能办到。”陈毅知道韩德勤这番话是真心话,处境的确不妙,把他搞倒了,蒋介石还要委派新的省主席,无论谁来当省主席,都会和新四军“磨擦”,这是国民党政府的既定方针,谁也无法逃避。只是有人手腕会高明一些,有人更直露更凶狠一些罢了。

      “请军长看在败将一无所有的份上,我被抓的事情不要张扬。放我出去,请放我的人马和枪支,否则我的乌纱帽难保。……最后一个请求,给我一席之地,让我有个落脚的地方,好交差!”

       韩德勤说出他最终要说的话。

        陈毅答应他的要求,发还他400多人,300多条枪,一部电台,并划出睢宁宿迁之间的几个集镇给他作为驻地。韩德勤一听,喜出望外,大大超过他的预期。他当时感动得几乎要给陈毅下跪,这无疑是救了他两条命--性命与官命。

       陈毅又和他谈了苏北局势,为他指明前头的路。韩德勤尽管很反共,但他对蒋介石也是满腹牢骚,对国民党的前途也没有什么信心。   

    不知不觉陈毅和韩德勤谈了7个小时。

       陈毅要韩德勤为营救叶挺做出贡献。韩德勤为报答新四军不杀之恩,当即给顾祝同发电报,提出用他和叶挺交换。狡猾的顾祝同为了不出卖蒋介石,也不个自己找麻烦,便借口“韩德勤已被解职,不能作为对等的交换条件”,拒绝了好友的请求。


       这对韩德勤打击很大,他以为自己彻底完了,兵权、政权统统完了,这个棋子对新四军也不会有什么价值了,从今后大概只能在新四军看押下度过残年了。  

      没有想到,陈毅以大局为重,还是兑现了诺言,礼送韩德勤离开泗阳。

       释放后的韩德勤依然任江苏省主席职务,驻地在阜阳。不过他看破了官海红尘,把89军、保安部队甚至省主席职务全部交他心腹代理。他自己到了皖北隐居。不到一年,苏北这摊残局有的心腹也支撑不下去了,转移到了江南。

      山子头这一仗,改变了华中抗战局面,韩德勤反共势力被大大削弱,再没有和新四军发生“磨擦”。从此,韩德勤这个老冤家在顾祝同面前失宠,当了蒋介石的一个销声匿迹的省主席。

韩德勤的晚年死在台北,临死时别无他望,就想喝一口家乡的“洋河大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13

主题

313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442
 楼主| 发表于 2019-8-6 20: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毅亲自去第四师会见特殊俘虏——国民党省主席韩德勤。“诸葛亮七擒七放孟获,我们才三擒,不能连古人都不如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13

主题

313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442
 楼主| 发表于 2019-8-6 20: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德勤的晚年死在台北,临死时别无他望,就想喝一口家乡的“洋河大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19-8-25 09:00 , Processed in 0.06063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