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68|回复: 2

转载“第五战区巡礼(三则)”谢冰莹

[复制链接]

117

主题

331

帖子

161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15
发表于 2019-6-2 23: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品仙将军畅谈淮南胜利的经过
是一个风和日暖的早晨,记者驱车至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去拜访督师淮南,曾经取得大胜利的李品仙将军。
我们见了李将军,自然首先向他致淮南及鲁南屡次大胜利的敬意。李将军却非常谦虚,他说:“这只是胜利的开端,大的胜利还有待于我们军民两方面作更大的努力!”
谈到淮南大战的经过,李将军神采奕奕地说:“敌人自从去年(1937年)12月12日占领了我们的首都之后,即以两个师团的主力,分两路渡江,集结于鸟衣及滁县附近,有进攻徐州、打通津浦路的企图。嗣后复进迫全椒、明光等地,逐步向北推进。我们五路军12月17日奉命集中淮南后,即从三十一军(广西部队)分守合肥、定远、临淮、蚌埠等地。当时敌人已进迫三河集、池河镇及明光。为着顾全延长抗战时间的基本策略,改变阵地战为运动战,不时迂回敌人的后路,扰乱敌人的前进计划。至(1938年)1月23日,敌军大量增援,向我明光、河西进攻,经我屡次击退。我军随后变换了计划,以避开敌之正面,由其侧背攻击,乃将我正面逐次撤至燃灯寺、红心铺、刘府附近;定远方面的我军,撤至定远以西。敌还猛进不已,我即由刘府、合肥两方派队夹击,结果统统将敌击破于清洛涧附近。3月12日又以五十一军自淮北佯退,引敌向淮北追赶;我军乃自淮南侧攻,包抄总铺、沙涧铺及定远城,反攻刘府、凤阳等地,先后歼敌数千人,卒将敌进攻徐州的企图打破。敌不得已退伏津浦路南段,至今不敢复越雷池一步。”
“此役我仅以2师兵力,便击破了敌3个师团之众,这固然是各部队官兵的努力,然而淮南民众之英勇,也是胜利的主要原因。”李将军对于淮南的民众武力猛力提携;尤其是红枪会,抗日情绪高涨,李将军利用之与军队配合起来,得了极大的收获。他认为这便是取得民族解放胜利的有效保障。他说:“淮南民众,不论男女老少,都能够直接参加抗战了,他们只要有土枪、标枪、大刀、菜刀,就可以与敌人奋斗。如果我们好好地去领导他们,发给他们以必要的粮弹,驱逐敌人出境,一点是不成问题的。”
说到这里,李将军又为记者叙述了两件可歌可泣的故事:当着敌人进攻蚌埠的时候,有一个老婆婆,无论如何不肯离开她的村庄,士兵问她:“为什么不走?”她说:“我要杀掉几个日本鬼子才甘心。”那士兵给了她两个手榴弹,结果她真的打死了几个敌人,自然自己也同归于尽。在白渡桥也有一件类似的事实,有个老妇人,她的儿子是红枪会里面的,已经参加游击队去了;媳妇也遣散了。她把自己的房屋周围预先堆满了稻草,准备敌人来到后,杀掉几个敌兵,然后放火焚烧自己的房屋。李将军越谈越起劲,于是继续地阐明他的抗战必胜的理论。他认为:“无论是谈天时,谈地利,或者谈人和,我们都是必胜的。我们的士兵尤其是民众,在自己的国土内作战,对于水土自然是很驰服的,而地势的认识,尤为精详;敌兵置身异国,水土不服,目前死于黑痢的就不知有多少了,将来气候一天天地酷热起来,更是他们的致命之伤,战事延长下去,敌人一定趋于灭亡之路的。我们的第二期抗战,系以正规军人与人民配合,发动广大的游击部队,如能再把民众的组织和地方政治机构健全起来,尽量去补充后方的力量,这个胜利实在是唾手可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7

主题

331

帖子

161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15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23: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津浦线上的血痕
自从南京陷落之后,敌人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夺取徐州,打通津浦线。这样,在军事上可以使华北与华东的敌军联系起来,巩固沿海已占领的区域,进行其进攻中原的企图:在政治上可以统一平津与京沪的傀儡组织,借以号召汉奸,分化我们抗战的力量。所以它尽管历次遭受严重的打击(济宁之战、淮南之战、临沂之战、滕县之战、台儿庄之战,都使敌惨败而退,溃不成军),仍然坚持固有的策略,不肯丝毫放松。而我们也因为必须打破敌人这种企图,才能保卫中原。所以中央特地任命能员,集合大军,运用新的战略战术,与之作殊死战。因此徐州的争夺,成为第二期抗战的中心。

(一)反攻济宁
起先,敌人窥破了山东守军(韩复榘)的低能,采用南守北攻的策略。(1937年)12月23日就偷渡黄河,27日攻陷济南,31日期我守军放弃青岛,(1938年)1月18日即由泰安、兖州退守至鲁西要镇的济宁。当时倭寇一面仍由铁路正面南下,另一面则谋由济宁进迫定陶、金乡,攻取归德,以截断我陇海路的交通,对徐州取包围形势。然而由于韩复榘的(被)枪决,李宗仁将军统率大军至鲁南各线,重新加以配备,不但防守严密,而且孙、曹各部反攻济宁节节胜利,又给了敌人以有力的打击,这便使它不得不知难而退,改为南攻北守的策略,因此战事便着重在津浦南段了。

(二)淮南胜利
谈到津浦南段的战事,真是叫人气愤,本来浦口、鸟衣一带,环水抱山,形势险要,西汉时代韩信与项羽,曾以此为决斗的战场,照理敌人在此地应受相当的打击;可是当时急于退出南京,曳兵逃命,对这优越地势,没有加以利用,致使敌人直下明光,进窥蚌埠。幸而我五路军迎头痛击,敌才稍为停止前进。双方相持了1个多月,直至(1938年)1月20日敌高桥师团开到后,才在池河镇再与我激战。可惜当时那里是冰天雪地,不适宜于南方的健儿行军,不得不放弃池河,退守临淮关。这时敌人已决定了南攻北守的策略,所以大量增援,不断地向我进攻。我五十一军于学忠部自青岛奉命赶至增防,奋勇抵御,结果仍因众寡不敌,不能不顺次撤退至蚌埠、凤阳、定远、怀远等地。到了2月10日,敌之主力便纷纷由临淮关渡河,徐州因而发生了严重的威胁。然而我军事领袖指挥神速,新战略的运用灵活,尤其是淮南民众忠勇卫国,终于在铁路正面,受我于部猛烈抵抗,歼获甚多;在铁路西侧,我五路军以运动战的崭新姿态,出击侧背,一面围攻上窑,克复考城,破真外部;一面以主力直向怀远、蚌埠、刘府一带前进,使敌人的后方根本动摇,不得不把已经付了重大代价而渡河的主力,重新撤回到淮河南岸。加以东面盱眙一路,我五合县的保安队及新四军的一部,乘机克复明光、张八岭、沙河集等地,损坏铁路甚重。淮南红枪会及民众武力,又四出袭击。陷敌于四面包围之中,敌先后伤亡约在五、六千人以上。兵力分散,补充困难,这就叫它不得不把南攻的策略复改而为南守,重移战事的重心于临台支线上去。

(三)临沂歼敌
敌人在淮南受创之后,急于改向津浦北段进攻。一面派遣机械化的精锐部队两个师团,沿潍台公路由诸城、莒县南下、夺取临沂,对徐海取包围形势;一面又准备用重兵沿津浦正面南陷,直搏徐州。当时我防守临沂的队伍是第三军团庞炳勋的部队。庞部素极勇敢,守御嫌太寂寞,早已派出一支队伍去进攻蒙阴和泗水方面的敌人。他们突然听到敌军大举南陷的消息,又急速地集合队伍,开往汤头一带布防。谁料到我方刚开始做防御工事,而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到汤头了,于是双方便发生猛烈的遭遇战,经过4天4夜的肉搏,毙敌官兵无数,终以阵地被毁,略向后移。然而敌方也受到很大的挫折,无力再继续进攻了,所以在3月4日之后,战事渐趋沉寂。但是敌人没有攻下临沂,无论如何是不肯放手的;同时在我军也非死守这个据点,不足以保卫徐州,因此滕县的五十九军张自忠部调来助战。在3月13日2时,激战又起。庞部故意后退,引敌深入;张部则迂回到敌的后路。翌日,内外线夹击,敌人损失奇重,狼狈退去;我军乘胜进攻,对敌取大包围形势。历14、15、16三日激战,终于击破敌的精锐。崖头一地,敌我三出三进,结果仍归我有;刘家湖一处,四出四进,亦为我所克复,经过3昼夜的血战,杀得沂河两岸敌尸山积,沂水染成红流。统计该役敌人死亡在5000以上,伤了1万多,敌长野联队长及中小佐多员毙命,全联队歼灭殆尽。这是临沂大捷的经过情形。

(四)滕县血战
当临沂激战的时候,敌人窥我大军集中淮上,在滕县的张自忠部队,又已东移。估计守滕县的川 军邓、孙两部,战斗力必极薄弱,故以极猛烈的姿态于3月14日开始对滕县的攻击。当时南陷(线?)敌军不下4万人,分道向滕县以北地区猛攻,鏖战竟日,我正面及左右翼各防线都屹然不动。但正面太广,空隙很多,当天傍晚,敌利用其骑兵及坦克车绕攻我侧后,致使前线各部队被隔绝了;敌又以主力万余向我右侧运动,故于16日拂晓逼近东关。当时我守城的部队仅川军一二三师及一二四师各1营,另××师由前线调回把守东关外的1营,全数兵力仅只1团,武器既劣,子弹又缺乏,而陷城的敌骑兵、重炮及战车齐全,炮火密集,来势凶猛。然我川军忠勇坚毅,将士都抱着必死决心,虽然经过1整天的轰击,仍能予敌以惨败。入夜,我军王铭章师长和××师税副师长,由左前方调回××部。吕、曾2旅部队,连同周县长所率领的公安队、警备队(约500人)及原有守城将士约3000人,誓死防守。虽已被敌重重包围,牺牲极大,然以守土将士意志坚决,城防稳定如故。17日我方略有增援,士气为之一振,夜间适为农历二月十五,月光皎洁,予敌人以轰击之便,彻夜以大炮机枪向我扫射,全城烟火冲霄,损失甚重。翌晨,敌又增援3000,配合排炮三、四十门,集中火力轰击数小时,城垣、埠子、城楼均被扫平,城内民房亦尽成瓦砾。正午,敌机复加入作战,形势益劣,城垣缺口,不可数计,我3000守军大部已壮烈牺牲,仅存的七、八百人,还在奋勇堵截。至午后5时,因城垣缺口太宽,敌兵蜂挤而入,我王师长及两及两师的主要长官均已殉难;城内伤兵300名,不甘被俘,亦集中人数,以手榴弹自行轰炸,全部牺牲;一些剩余部队,仍在利用颓垣破壁拼死抵抗。直至黄昏,税代师长率领少数官兵,在敌人炮火密集之下冲出西门,滕县始沦于敌手。此役我军牺牲2000余人,敌之伤亡加倍于我,郊外尸遍野,血流成渠,结果我虽退出空城,然已取得了最高的代价。

(五)台儿庄大歼灭战之胜利
攻陷了滕县的敌人接着进攻临城、枣庄、韩庄,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即可直下徐州,不料这正陷入我军大包围的圈套中,把侵华的急先锋坂垣和矶谷两个师团大部歼灭,造成了台儿庄大胜利的史绩。
按我军自滕县退出后,即展开新的运动战略,全线一致发动向前猛烈进攻。汤恩伯军团在大炮掩护之下强渡运河,一举即克复了韩庄和沙沟,向着枣庄前进,围困顽敌1000余名于中兴煤矿公司的职工子弟学校内,唾手即把它全部扑灭,克复枣庄。同时我孙、曹两部,也由南阳桥渡过运河,占领了界河,续向大汶口袭击,破坏界河、巨城、衮(兖?)州间的铁桥及铁道40余里,正向东南迂回,完成大包围的策略。这样一来,把北段深入的敌军切成数段,使它无法进退,因此敌不得不放弃沿津浦南进的企图,而集结主力拼命进攻台儿庄了。
在血战的前夜,我原定计划,系以孙连仲军守台儿庄上面,派××师高营向峰县出击,诱敌南下,然后以汤军团关麟徵部由右侧翼乘虚猛攻枣庄,切断敌人归路。不料敌已先行集中主力,在3月23日拂晓,即猛攻我正面压迫。高营众寡不敌,不得已由泥沟退至台儿庄以北。这时汤军正在推进途中,仅一部分抄抵枣庄。工事尚未完成,便负起死守台儿庄的全责。苦撑8日,先后歼敌3000余名,阵地屹然不动。直至4月1日,汤军迂回至兰陵、向城一带,与孙军取包围夹击之势,截断了敌的后路,予以重大的控制,敌始不得已分窜兰陵,应付汤军,台儿庄战事稍形和缓。在兰陵的敌军,经我汤部猛烈冲杀,伤亡奇重,残余部队召回台儿庄,复于4日清晨作最后的挣扎。幸我在台儿庄的部队已略有增援,双方展开血战后,我军持大刀、手榴弹,在一天内即斩敌2000余名。同时左右翼各师也分别发挥大规模的机动战术,把敌人分为数段,各个击破。因此从5日起战局渐次稳定,到6日早晨,我各路大军乘敌喘息未定,又施总攻,当夜即将庄城内200余名残敌全部歼灭;庄城附近各村寨的敌人,也被我孙军尽数肃清。敌所自诩为精锐的部队,都在这次牺牲了。剩下那些残兵自然早无斗志,自7日起,便沿临台支线两侧向北溃退。统计此役歼敌2万以上,战利品之夺获更不可以数计。此次因我军防御战与攻击战双管齐下,阵地战、运动战与游击战配合巧妙,因此完成了轰动全世界的大歼灭战的胜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7

主题

331

帖子

161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15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23: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西健儿在淮上
从六安到徐州一路上所听到关于广西军队的种种佳话,实在太令人兴奋了,固然在我们意想以内的广西健儿应该有许多好现象值得大家来恭颂的。因为他们有精明的统帅,有严格的训练,有深刻的政治认识,在这神圣的民族生存斗争中,自然会表现出优越的成绩来,特别是对于军民合作这一问题,在他们应该不发生丝毫的困难。谁都知道,广西健儿大多数都是由各地民团后备队抽调出来,他们本身就是老百姓,对老百姓应该能够体贴入微,替他们解除困难和苦痛。果然据寿县正阳关一带老百姓的报告:“广西兵不但不擅进老百姓的住宅去骚扰人家,不但买东西是公买公卖,不争价值,就是喝老百姓一杯茶,用老百姓一些草,也都要付还相当的代价”,因此在淮南各地的民众对广西健儿,都加以“青天军”的荣誉。这里我要转述几件有口皆碑的事实,让大家的精神兴奋兴奋。
去年(1937年)冬天东战伤(场?)大军撤退的时候,曾有少数部队现出崩溃的丑态,乘机抢劫老百姓的财物,致使战区同胞恐怖万状,深感逃生无门。当时五路军的士兵,沿途帮助老百姓排难解纷,无意中做了老百姓的护符。据由苏、常逃到淮南的难民说:“广西兵遇着老弱的难民挑的东西太重,或背着小孩走不动,他们往往帮助老百姓挑着或背着逃走,掩护他们平安地退出灾区。”
廖磊所部的第七、四十八军从东战场移防淮南,路过东椒。那时恰遇着某部的溃军退下来,肆意劫夺民间财物,因此商店都关了门,居民也大都逃走了,秩序顿时大乱起来。廖部到镇之后,马上分派士兵,持枪为各商店守卫,强制溃兵公买公卖,这时才恢复治安的常态。
在舒城前线的某农村里,有一个广西兵向老姓(百姓?)买1双布鞋,老百姓以为军人的买卖照例要有很多的还价,因此对价值4角的布鞋,竟索价1元之多。不料这位弟兄马上付出1元钞票,毫不作声地拿着鞋子跑了。老百姓因为不相信天下有这样的好人,反而怀疑这张钞票是假的,连忙追他回来,要求另换1张。士兵认为无故受辱,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他对天发誓说:“革命军人是不用假票的,如果有错,愿意用脑袋换取这1双布鞋。”旁观的人感其至诚,把钞票拿来一看,果然不是假的,大家责备卖鞋的农人贪得(得无厌?),勒令退还6角以表示公道。
今年(1938年)2月间,在上窑前线的某农村里,有1个五路军的下士,刚从火线受伤下来,向老百姓要点水喝,老百姓看他个子又矮,脸皮又黑,说话“吱吱,呷呷”,很像前次捉到的日本俘虏,把他殴打了一顿,捆送到团部去邀功。经副官一问,原来是自己这边立了功的战士。老百姓吓得要命,满以为大限就在眼前,不知道要如何赔礼才好。谁知团长却嘉奖他们热心卫国,丝毫不与为难。
在洛河也有一起类似的案件,那是一个广西北流的壮丁,因为生来就没有离开过北流,当然没有办法可以听懂外面人的说话。这次在洛河作战受了伤,不能赶上队伍,落在一个农村里。为此饿了几天,想向老百姓讨点饭吃,那知老百姓不懂话,怀疑他是敌人,问他:“你是不是日本人?”这位广西兵听不懂北方话,只是点一点头,表示客气。那里晓得这客气,却激起大家的愤怒来了。马上把他吊在树上,打得屁滚尿流,后来送到乡公所去,也因为彼此语言不通,审问不出其所以然来,大家一口咬定是“日本鬼子”,非要送到师部去把他枪决不可。乡公所只好接受大家的要求转解到师部去。幸亏承审的军法官也是北流人,这才明白他是有功于国家的负伤战士。军法官认为事出误会,而且大家都是为的疾恨敌人,便也不加深究,仅仅略为告诉老百姓应该怎样认识敌人,便让大家回去了。
像这样的佳话,我们听得很多,尤其是韦云淞和覃连芳部队作战之勇敢,真值得我们大大地夸赞一番,记得《大公报》的长江先生已经写了许多好话,这里为的避免重复,不再重述,仅仅介绍几件比较重要的补充资料,也就够表现苏、皖民众对于五路军爱戴的情形了。

谢冰莹《第五战区巡礼》,生路书店出版发行,193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抗战论坛 ( 湘ICP备14002787号-2 )

GMT+8, 2021-8-3 16:06 , Processed in 0.09618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